2021-7-22 14:42

免费应用开发商向苹果索赔2000亿美元 指控其限制推广

包括“冠状病毒报告者(Coronavirus Reporter)”开发商在内的两家App开发商表示,苹果公司在App Store不公平地推广某些免费应用程序,他们希望自己和其他受到类似影响的公司可以获得2000亿美元的赔偿。

在2021年7月初,苹果公司和Coronavirus Reporter开发商之间的长期法律纠纷达到了顶点。该开发商撤销了反垄断诉讼,打算与其他开发商一起重新提起集体诉讼。

目前Coronavirus Reporter与另一家开发商Calid Inc公司联合起来,试图代表“他们自己和其他所有有过类似处境的人”。他们已经向美国加州北部地区法院提起了一项新的集体诉讼,全文如下:

诉状称:“此次集体诉讼旨在纠正苹果对开发商群体的不公正待遇,这种不公平的对待恰恰是苹果公司开展行业垄断的基础。本诉状记录了那些目前已经成为苹果公司规范的反竞争商业行为,以及它们如何损害Coronavirus Reporter、CALID (CALendar IDentifier调度平台),以及无数其他有过类似境遇的开发商们的。”

这份文件与美国司法部(Department of Justice)此前针对微软(Microsoft)公司的反商业竞争案有相似之处。它指出,尽管微软没有拒绝应用程序,也没有向注册开发者收取费用,但它还是受到了反垄断指控。

诉状中写道:“通过对比,苹果公司凭借着极高的受欢迎程度以及对产品质量的种种承诺,犯下了上述所有罪行,从而不断强化自身作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企业的地位。毫无疑问,蒂姆·库克(Tim Cook)试图弥补失去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的悲剧性损失,以及他的创新天赋。而这一切都演变成,苹果公司凭借iPhone取得成功之后,不计后果地追逐利润。”

这两家开发商在文件中描述了一场“隐秘的转型”,他们认为苹果正在从“过去的优秀创意者”转变为“现在的隐形垄断者”。

Coronavirus Reporter和Calid申报文件的关键聚焦于苹果的垄断问题。尽管有多个案例都未能使苹果的应用商店受到谢尔曼法案的保护,但这两家开发商正试图做到这一点。

诉状称:“苹果公司控制了智能手机、iPad等等设备集群中近80%的商业交易,在这种模式下,苹果向消费者销售硬件和软件。”

“如果开发商没有得到苹果的认可和推广,消费者就不知道开发商的存在。所有iPhone应用购买记录的卖家其实是苹果公司。”

该诉状提出,其他案例忽视了“制定同样适用于免费应用程序的谢尔曼定义”。这两家开发商想重新定义《谢尔曼法案(Sherman Act)》,让苹果应用商店承担法律责任,因为免费应用程序是“生态系统的主要组成部分”,以及“‘人年’工作损失的重要来源。”

Coronavirus Reporter》重申了此前苹果屏蔽其冠状病毒应用程序的投诉,苹果称这些投诉是“傲慢”的。

目前,苹果封杀了这款应用,理由是开发者的医疗背景不足。Coronavirus Reporter指出,其团队中有一名美国宇航局(NASA)心脏病专家,他们认为苹果对自家应用的屏蔽完全是为了推广另一款免费应用程序。

该诉状写道:“在拒绝(我们的)应用大约一个月后,苹果允许伦敦一家教学医院的几名员工在App Store上发布一款新型冠状病毒应用,该应用的功能与Coronavirus Reporter几乎完全相同。这款竞品应用获得了所谓的先发优势,目前每天有500万人使用它。”

诉状中没有提到竞品应用的名字,但后来提到了英国盖伊和圣托马斯NHS基金会信托(Guy’s and St Thomas’s NHS Foundation Trust)开发的一款应用。该诉状认为,尽管这个特定的竞争对手是“由一个机构资助的”应用程序,但它“主要是几个人的工作成果”,Coronavirus Reporter也是如此,两者并无区别。

该诉讼称,批准这样一款竞品应用上架是苹果“令人震惊的武断标准”行为中的一个例子。此外,诉状将对Coronavirus Reporter的屏蔽称为“故意且明目张胆的贸易限制”。

因此,该诉讼要求对据称被“屏蔽或打压”的大约500个应用程序中的每一个进行至少9000万美元的赔偿。“如果算上10年99美元的开发商费用,赔偿总额将接近2000亿美元。”

该诉讼还希望建立一个“独立、公正的应用程序法院”,以防止反竞争行为。

来源:新浪科技

相关

苹果微软Microsoft乔布斯iPhone
本评论 更新于:2021-9-17 6:32:53
在C114 APP中与业内人士畅聊通信行业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