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10-11 16:13

浩鲸科技中国CTO钟健松:大模型,赋能企业IT架构变革

C114讯 10月11日消息(焦焦)软件行业激荡三十年,随着如今云、人工智能等新技术迸发和企业商业模式的演变,原有的IT架构已无法满足企业需求,必然会进行一系列的IT架构升级进化。就如互联网厂商的典型案例:腾讯CTO张志东主导设计研发的QQ架构,10年间,从外界看来,无论QQ如何升级都始终依赖这个架构,但张志东表示:“腾讯海量通信的技术体系,是经历了几代同事、十多年的努力、无数次技术重构发展而来,IT系统无论功能还是架构必然会一代一代演进。”

由此可见,新技术的迭代、企业经营的变化,IT架构的升级进化是必然趋势。作为深耕复杂系统IT架构多年的数字化技术提供商,浩鲸科技在2023年中国移动合作伙伴大会上围绕“大模型+,全面释放数智化动能”为主题,充分展示在大模型驱动下的全新企业IT架构蓝图,赋能业务和运营管理快速实现深度智能化。

浩鲸科技中国CTO钟健松接受C114专访表示,IT技术与架构三十年变迁,老问题在不断解决,但新问题也在涌现,要改变现状,需要从IT架构企业级的层面着手。不仅需要考虑单体IT系统的架构,也需要从企业整体出发,考虑到数据层面的流动与共享,业务流程之间的贯通与协同,业务和技术资产的沉淀与重用,全局经营管理的指挥与调度等等。企业的IT架构会随着业务的发展、规模的扩大、技术的演进、经营的变化等因素在不断进化,运营商企业级的IT架构也如此。在他看来,运营商架构大致以十年为一个周期,可划为三个代际的进化。

■运营商IT架构三个代际进化

第一、野生时代,IT系统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据C114了解到,最早期没有“IT架构”的说法,信息化基础设施与应用系统就是所谓的IT架构,IT架构的概念随着面向服务的架构(SOA理念)逐渐出现。

在运营商领域,钟健松认为,在上个世纪的末期,尽管有中国电信的九七系统和中国移动的BOSS系统,但关注度更多的是功能层面,核心述求在于数据进系统、资产能管理。在当时的“野生时代”,由于软件开发缺乏统一规划和标准,在原始驱动下,零零碎碎的IT系统如雨后春笋冒出。这就导致同样系统建设多套、功能缺乏整合、信息分散、系统接口没有实现自动化。也由于当时技术限制,运营商只关心业务的基础支撑,大多数系统采取紧耦合实现,功能和数据耦合、代码和规则耦合,导致难于扩展,后期运维四处打补丁。

第二、有序规划、集成整合时代

在钟健松看来,第二个阶段则是通过吸收TMF TOM/eTOM的规范思路,在麦肯锡、IBM、埃森哲、HP等咨询公司的推动下,运营商开始着手顶层规划设计,结合企业级流程梳理和再造,划分出FAB域,由流程导出功能,功能聚合为系统,因此拉开BSS/OSS/MSS各领域系统建设的帷幕。为解决烟囱孤岛拉齐各域系统,统一业务概念、统一数据模型、SID、EAI均是当年的热点话题。

据C114观察,中国移动从2001年起开始建设全省集中、一体化的业务运营支撑系统(BOSS);中国电信各省公司从2003年起陆续按照企业信息化战略规划(ITSP)的思路开始规划自身的BSS/OSS系统;中国联通BSS也是以省为中心分别建设各个子系统,包括综合营账、综合结算、专业计费、客服等。

在这个时期,核心运营支撑场景被纳入到企业IT规划蓝图,站在企业级高度,归并整合系统散乱局面,统一规划,有序分域建设。同时推动界面与逻辑分离、功能与数据分离。同时,规则从代码中剥离出来,面向特定场景设计开发了流程引擎、调度引擎、推荐引擎等,进行规则的解析和处理,以保证一定程度的灵活扩展性。

第三、平台+应用时代

这个时代,随着互联网企业先行一步理念的引入,运营商逐步从分域的功能建设,进一步转变为关注能力的梳理、开发、以及复用。能力的沉淀形成企业的IT资产,能在更大程度上被共享,跨系统,跨域。

基于能力的编排,开发周期的缩短,更快速地形成新的应用及应用升级;能力资产在安全可控的条件下,允许被开放出去,发挥更大的价值。此时,中台架构技术理念应运而生,从互联网厂商到运营商,各自启动整体企业IT架构的中台化升级。一些重视数字化的企业在深入数据治理分析的同时,开始融合数据中台的理念进行构建。

钟健松指出,随着大数据和AI技术的普惠,注智被推上台面。不仅仅是配置静态规则,更能基于算法和数据分析,让场景处理更动态智能化。虽然IT架构的老问题不断被解决,但新问题依然在涌现,供需不均衡仍存在难题:

·数字化的二十年,成百上千的系统和功能模块,已经成为IT的海洋。对于新手,要想找到对应的功能模块经常举足无措,即便熟手,层层点击,效率依然存在问题;

·进入到IT蓝图是企业经营的核心需求,但存在大量数字化空白和长尾领域,因其零碎不成体系,长期散落在IT规划版图之外;

·能力资产利于重用,但从能力到应用的门槛依然较高,构建数字化应用仍然需要不短的周期;

·各种规则引擎和注智算法能够推动IT智能升级,但这类单点的注智让企业智能呈现碎片化状态。

要改变上述局面,需要在IT架构企业级的层面着手变革,企业整体的IT架构产生代际的升级,与技术的演进紧密关联,而“大模型”的出现带来了变革的可能性。

■大模型驱动下的企业IT架构蓝图

随着国内各大企业竞逐“百模大战”,三大运营商也悉数入局,并高调发布各自的大模型和未来畅想。中国移动采用了针对政务和客服领域的专门设计,推出了九天·海算政务大模型和九天·客服大模型;中国电信的TeleChat模型着重于与数据中台、智能客服和智慧政务等行业应用的深度融合,部署了教育行业大模型;中国联通的“湖图图文”大模型专注于增值业务,目前主要是医疗大模型。运营商大模型的下一步布局,除自主技术攻关外,也将推动与行业企业合作创新和运营行业数据集,将大模型能力应用到实际业务场景中。

作为一家在运营商领域具备二十余年技术沉淀和丰富经验的全栈数字化提供商,浩鲸科技已为全球近150家电信运营商提供业务运营和网络运维产品体系、数智产品体系、云运营与云运维产品体系及垂直行业数字化解决方案。依托“电信级”支撑能力和深入的业务场景理解,在本次会上,浩鲸科技全面展出“大模型”加持下的能力升级,为运营商打造理想IT规划蓝图,携手“智享未来”。

超级智能大脑 (Super Intelligent Brain)

钟健松指出,与当前执行特定任务的窄人工智能不同,大模型让通用人工智能逐步成为现实。当人类的感知、理解、学习和推理能力一旦被机器掌握,加上算力支撑做指数级放大,“超级智能大脑”由此形成。企业IT架构将演变为由“超级智能大脑”为核心来指挥驱动。

浩鲸科技基于大模型能力探索出的“超级智能大脑”(大模型MAAS平台),以通用人工智能重构业务内核,实现全新业务形态和模式;业务形态上,以大模型+X(大模型+网络、大模型+产品、大模型+客服等)深度融入,IT架构上SIB+X(SIB + 订单中心、SIB+调度系统等)有机整合。

这使得需要智能解决方案时,各域IT系统向SIB发送请求,SIB通过聚合需求-理解任务-拆解任务-形成任务解决方案的链路,实现调度执行:

·客户订购场景,SIB将取代推荐引擎,配合完成交叉销售和向上销售;

·工单施工场景,SIB将取代调度引擎,完成装维施工单的多要素全局调度;

·故障诊断场景,SIB将取代规则分析引擎,基于故障现象,形成分析定位及处理方案,协同处理;

此时,面向各类特定场景的处理引擎、知识库等将被一并整合进SIB,由SIB统一进行泛化学习和输出,规则与系统分离,知识与系统分离。各域IT系统仍然独立运行,智能一体则汇聚于SIB,智能与系统分离。

智能数字工厂 (Intelligent Digital Factory)

尽管数字化转型已成共识,运营商也在全力推进数字化升级,但依然存在大量长尾零散的区域未被数字化,从而影响经营效率。

据C114了解,目前,低代码平台正逐步成为企业的“数字工厂”,批量快速定制输出企业级数字化应用。当前电信运营商建设低代码平台势头正猛,通过低代码平台,运营商可以实现灵活编排沉淀能力资产,快速搭建数字化应用,提升数字化覆盖率,已被验证为是一条可行且高效的路径。虽然低代码降低了开发门槛,提升了开发效率,但对设计的要求依然较高,需要专业人员精准识别业务需求、设计完整的系统框架,才能进一步转化为方便使用的产品。

钟健松表示,大模型的到来,给低代码产生神奇效应。浩鲸灵犀开发平台在“大模型+低代码”融合方面做出尝试,大模型让程序更智能,低代码让开发敏捷,大模型加持后的智能开发形成企业IT架构中的“智能数字工厂”,在设计开发测试端到端一体化的数字应用生产线上快速组装,源源不断地输出应用,满足企业长尾多维的数字化述求。

此时,通过模型学习各个行业的海量软件模板、业务流程、程序语言和最佳实践,从而自动化生成高质量的业务系统设计方案和程序代码,提高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效率和准确性。当有新设计需求时,大模型将根据需求推荐高质量的设计方案和代码实现,在异常处理、客户体验提升上也会有周全的分析和设计输出。从浩鲸灵犀开发平台的实际验证效果来看,大模型加持后的平台能力超过目前半数以上的需求设计人员水平。

个性化智能助理 (Personalized Intelligent Copilot)

在数字化的世界里,没有如同助理的角色给予指引,很容易找不到方向。钟健松将智能助理比作地图导航,你只需要告诉目的地,便能自动规划路线,监控实时位置,一旦路线走偏,能及时动态调整路线规划。

钟健松认为,在企业的IT系统架构中,PIC 是既懂岗位角色要求又懂具体用户述求的智能助理。通过PIC,员工无需再发愁企业的成百上千的系统和成千上万的功能模块,只需将要求告知PIC,PIC即精准理解意图,精准找到对应系统和模块,甚至自动帮其完成对应的任务。比如日常办公场景中,员工只需登录,PIC即识别出其当天需要完成的重点工作,主动提醒并指引相应操作,规划一天的行程安排。对于更复杂的需求,比如对自然灾害的抢修行动,PIC将联合IDF即时动态生成相应的大屏监控模块来满足监控+行动部署述求。

PIC 通过模型学习不同领域、不同系统、不同岗位的工作流程,可精准给予操作指引,大幅提高使用者的效率。PIC可动态加载于不同系统,让对应系统的交互形态产生飞跃,让企业整体IT产生质变。

采访最后,钟健松谈到大模型的短板在不断被补齐,随着技术的演变不断有新的解决方案去改进,当前大模型发展已经进入第二阶段,在基础大模型百花齐放之后,已经进入到大模型的垂直深度定制,赋能产业数字化发展的阶段。

浩鲸科技在大模型的加持下,在云侧有超级智能大脑指挥调度决策,实现集约化的通用智能,边侧有智能数字工厂快捷生产数字应用,端侧有个性化智能助理,改变软件交互形态,大模型驱动下的全新企业IT架构,正在一步步到来。

作者:焦焦   来源:C114通信网

相关

运营商互联网中国移动信息化中国电信
本评论 更新于:2024-6-22 3:39:19
在C114 APP中与业内人士畅聊通信行业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