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5-3 19:49

苹果Q2业绩会实录:对中国市场积极看好 将生成式AI视为产品研发关键机会

苹果公司今天发布了2024财年第二财季业绩:总净营收为907.53亿美元,同比下降4%;净利润为236.36亿美元,同比下降2%。苹果公司第二财季大中华区营收为163.72亿美元,同比下降8%(注:苹果财年与自然年不同步,2023年10月至2024年9月为2024财年)。

苹果公司第二财季每股摊薄收益和营收均超出华尔街分析师预期,从而推动其盘后股价大幅上涨逾6%。

财报发布后,苹果管理层召开电话会议,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和首席财务官卢卡·马斯特里(Luca Maestri)参加会议并回答了分析师提问。

以下为本次电话会议分析师问答环节主要内容:

高盛分析师Michael Ng:我的第一个问题有关管理层对下一财季(六月季度)的收入指引。根据指引,管理层预计下一财季苹果的营收会实现低个位数增长。能否请管理层围绕具体产品,比如iPhone等,谈一谈您给出上述指引原因有哪些?您认为哪些产品表现让您有信心给出上述预测?另外,本季度苹果服务业务表现好于预期,这背后的原因有哪些?

卢卡·马斯特里:收入指引方面。在给出的下财季指引中,我们预计新财季公司的总营收将实现低个位数增长;服务业务预计实现双位数增长,与本财年上半年的增速类似;iPad业务预计实现双位数增长。以上是我们对新财季的预测。

服务业务方面。我们看到公司的服务业务表现非常强劲。刚刚我们也与大家分享,在不同类别、不同地理分区苹果的服务业务表现均创历史新高:我们的业务覆盖非常广泛;订阅业务进展顺利;付费用户数实现双位数增长。此外,无论是在发达地区市场还是新兴市场,我们都看到了非常强劲的业务表现。总之,对于当前服务业务的进展我们非常满意。

高盛分析师Michael Ng:我的第二个问题是,随着苹果的重心逐渐向人工智能、生成式人工智能(generative AI)过渡,我们能否预期公司的资本支出节奏会发生变化?过去几年我们看到公司每年的资本支出大概稳定在100亿至110亿美元,随着公司对人工智能研发的增加,苹果每年的资本支出是否会发生变动?管理层可以从数据中心、设施设备等维度与我们具体分析。

卢卡·马斯特里:我们对生成式人工智能带来的机遇非常兴奋,这点毋庸置疑。多年来,在各业务、各领域苹果一直都在努力推动创新。仅在过去五年,我们在相关领域研发方面的支出就超过1000亿美元。

资本支出方面。一直以来苹果采取的是一种“混合模式”:我们不仅进行独立投资,同时也会与供应商、合作伙伴共享。在制造方面,除了购买制造工具、设备,我们还会投资相关供应商;数据中心情况也类似,我们不仅有自己的数据中心,同时也会采用第三方的数据中心。多年来苹果保持着上述运营模式,效果非常不错,未来也会继续按照上述模式推进。

美银美林分析师Wamsi Mohan:蒂姆,能否请您谈一谈欧盟《数字市场法》(DMA)对苹果的影响?根据DMA监管策略,苹果必须在欧盟地区开放第三方应用商店,这一方面可能会带来安全风险,同时也会影响用户与开发者体验。从当前数据来看,DMA实施以来,目前开发者与消费者表现如何?有多少消费者、开发者会选择第三方应用商店?

蒂姆·库克:现在回答这个问题确实为时过早。大家知道,我们才在三月按照DMA规定在欧盟地区的iPhone上配备第三方应用程序等。目前,我们要做的仍然是遵守欧盟监管规定,专注降低你提到的对用户隐私与安全的影响。上述工作是我们目前的关注重点。

美银美林分析师Wamsi Mohan:我的第二个问题想问卢卡。能否请您谈一谈苹果的产品毛利率?我看到本财季产品毛利率环比有所下降,原因有哪些?另外,考虑到宏观经济环境的通胀压力,随着苹果产品组合的变化,管理层是否观察到用户行为也随时变化?

卢卡·马斯特里:环比来看,我们的产品毛利率确实有所下降。原因主要在于我们的产品组合与之前发生了变化;此外,与上财季的假期季度不同,本财季受假日影响较小。但主要杠杆还是不同的产品组合。至于具体的产品品类表现,我们目前还没有看到明显变化。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Erik Woodring:蒂姆,您曾多次提到您对生成式人工智能感到兴奋与期待。我很好奇,苹果计划如何通过这项技术促进业务变现?从过往经验来看,软件的更新迭代似乎并不是带动产品迭代、变现的重要推手。您认为人工智能技术会是特例吗?人工智能技术的使用将如何影响产品迭代、置换周期?能否请您分享您在这方面的看法?

蒂姆·库克:我不想抢在发布会之前做分享,在这里我只能说苹果将生成式人工智能技术视作产品研发中非常关键的机会,我相信它能为我们带来与众不同的优势。接下来的几周我们也将有更多细节与大家分享。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Erik Woodring:我的第二个问题还是关于产品毛利率。大家普遍担心(大宗)商品成本的上涨会对苹果产品毛利率带来逆风影响。在管理层看来,从苹果各类产品、组件的角度来说,您是否也看到成本的上升?您预计成本何时会回落?如果成本确有上涨的话,管理层有哪些计划或者策略能帮助缓解这些不断上涨的成本?

卢卡·马斯特里:其实从上财季的情况来看,大宗商品及零部件成本对我们是利好的。内存的价格确实有所上涨,在三月季度略有上升。但总的来说,我们认为成本上涨只是阶段性的。从过去几个季度来看,大宗商品价格保持良好。当然,成本浮动是周期性的,所以各种可能性依然存在。

大家不要忘记,我们的毛利率是非常高的。我们给出的毛利率在46.6%,是数十年来的新高。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好的开始。另外,每当处于成本周期利好阶段时,我们就回提前预购;如果成本周期处于逆风阶段时,我们也会采取措施缓解成本压力。总而言之,目前来看我们所处的状态非常不错。

Melius Research分析师Ben Reitzes:蒂姆,我的问题还是有关中国市场。您前段时期到访中国,此行是否让您更有信心,相信苹果在中国市场表现已经触底,未来会逐步反弹?从长远来看,我们知道您对中国市场仍然充满信心,您认为苹果在中国市场的表现何时会逐步恢复?能否请您谈一谈您在这方面的具体看法?

蒂姆·库克:大家可以从我们第二财季的业绩报告上看到,苹果在大中华区的业绩下滑在8%上下,相比第一财季表现有所提升。推动增长的主要因素是iPhone。大家可以看到,在大中华区,iPhone的营收表现要优于前期报告数据。另外,在中国市场排名前两位的畅销智能手机都是iPhone。

我这次到访中国体验非常好。苹果在上海开了一家新店,大家都非常热情,也特别有活力,可以说这是一次特别美妙的旅行,我也很享受在中国的日子。对于中国市场,我希望大家把目光放长远,不要局限在某个周、某个季度。从长远来看,我对中国市场还是非常积极看好的。

Melius Research分析师Ben Reitzes:我的第二个问题是,部分投资者担心苹果可能会损失部分流量收入。从长期来看,人工智能技术的采用能否助力公司促进产品变现?投资者们该如何从大方向上考虑?可能考虑到近期的媒体报道,大家一直都有所担心。所以想请问管理层苹果计划如何实现旗下产品资产的持续变现?

卢卡·马斯特里:我相信无论是生成式人工智能还是人工智能技术对我们来说都蕴藏着巨大机遇,接下来的几周我们也会与大家分享更多细节。我们认为人工智能技术从多方面对我们来说都是绝对利好的,苹果目前的进展也让我们很满意。

TD Cowen分析师Krish Sankar:我知道管理层不想透露过多信息,但我还是很好奇,在上财季的业绩会上蒂姆提到企业用户对苹果人工智能技术非常感兴趣。我想知道,对于苹果的人工智能战略,管理层计划是个人用户与企业用户同时推进?还是一步一步来,先在消费者中推进,再面向企业用户开放?

蒂姆·库克:一直以来我们都非常关注企业用户业务。之前我们向企业用户提供iPhone、iPad以及Mac,最近新增了Vision Pro的销售。对于目前的进展我们非常兴奋。很多大型企业用户选择购买我们的产品,探索不同的应用场景。可以说,我们在企业用户中看到了巨大的机遇,这种机遇并不只是由于人工智能技术的使用。总而言之,我们相信全球各地的企业用户都将为苹果带来很好的机会。

TD Cowen分析师Krish Sankar:我的第二个问题是,在现阶段宏观大环境或者说消费者环境低迷的背景下,公司标准机型iPhone、Pro机型iPhone以及服务业务仍然实现增长,且增长利润非常惊人。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卢卡·马斯特里:我不确定我是否完全理解你的问题了,但总的来说,在产品方面,一直以来用户对我们的产品都非常感兴趣。消费者希望买到苹果各类产品中最好的一款,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也有能力让我们的产品更实惠、让消费者负担得起。我们为消费者提供多种购买方案,比如分期付款、以旧换新等等,降低购买门槛。因此,消费者也更愿意购买我们的高端产品,特别是在新兴市场,(随着购买门槛的降低)消费者也更能负担得起我们的产品。这些趋势也体现在了我们的毛利变化上,我们也相信这种趋势是长期可持续的。

Evercore ISI分析师Amit Daryanani:我的第一个问题有关公司的资本配置。从财报披露的数据来看,目前公司账上有大概580亿美元的净现金流。如果未来实现净现金中性,管理层是否会在未来某个时间节点考虑进行股份回购?还是说一旦实现净现金中性,苹果会向股东返还价值?管理层如何看待资产负债表中的杠杆?我想知道管理层在这方面的具体看法。

卢卡·马斯特里:我们的想法是一步一步来。前几年我们就提出了实现净现金中性的目标,我们也一直在朝着目标努力。多年来,特别是过去几年,公司的自由现金流表现非常强劲。大家今年也看到,我们提高了股份回购资金。之前我们的股份回购计划大概在900亿美元,今年的股份回购计划额在1100亿美元。当然,实现净现金中性的目标还需要一段时间。但如果最终实现目标的话,届时要考虑的因素还很多,我们将对公司的资本结构进行再评估,确定最适合公司的资本构成。

Evercore ISI分析师Amit Daryanani:我的第二个问题还是有关中国市场。从数据来看,我看到至少在大中华区,苹果产品的销量还是呈现同比下降的趋势。从宏观来说,管理层认为这种同比下降更多的是受宏观逆风条件影响,还是竞争环境加剧造成的结果?

蒂姆·库克:对于这个问题,我只能把我们看到的情况与大家分享,毕竟我自己不是经济学家,很多问题无法给出很具体的分析。

从目前我们看到的情况来看,相比第一财季,我们在本财季的表现是有所提升的。这背后的主要推手来自iPhone。除去之前我们提到的50亿美元影响,iPhone在中国大陆地区的销量确实有所增长,但这也意味着其他产品表现一般。因此,在这方面显然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对于你说的竞争问题,我相信上财季的竞争确实非常激烈。

以上是我能与大家分享的。但其实大家以90天为周期,回顾过去大家可以发现,越来越多的人正进入中产阶级。在服务好其他用户的同时,我们也希望为这部分用户提供良好服务,让他们满意。大家可以从我们在中国地区新开业旗舰店开幕仪式上看到这一点。总而言之,我对中国市场保持乐观的看法不会改变。

瑞银分析师David Vogt:我的问题有关管理层给出的新财季展望。根据财报显示,管理层预计iPhone业务在6月财季将回落至中个位数。如果情况确实如此的话,能否请管理层谈一淡当前智能手机领域的竞争格局?除中国市场之外,管理层是否看到消费者的需求或者对新设备的接受度发生变化?其实智能手机销量困局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这是否因为许多公司都在追求人工智能技术?人工智能技术带来的变化能否成为未来智能手机销量增长的关键驱动因素?还是说当前的销量低迷原因在于手机换新周期的延长?可能到今年晚些时候或者明年,随着手机升级迭代新周期的到来,智能手机销量是否会有所改善?

蒂姆·库克:正如我之前与大家分享的那样,我的确认为人工智能与生成式人工智能能为我们带来非常关键的机遇,可以说绝大多数的苹果产品都会受益于此。对此我非常非常乐观。iPhone方面,考虑到去年的调整,我们第二财季的表现其实是持平的。

卢卡·马斯特里:关于具体展望,我在这里重复一遍之前给出的预测。我们预计新财季公司想实现低个位数增长;服务业务预期实现双位数增长;iPad业务预期实现双位数增长。具体情况我们将在三个月之后再与大家分享。

摩根大通分析师Samik Chatterjee:我的第一个问题是,本财季苹果的服务业务从11%增长至14%。细分来看,管理层认为是哪些具体服务业务带动上述增长?另外,从新一财季的指引我看到管理层似乎认为这种业务增长并不是可持续的,根据新一财季的指引,管理层认为接下来公司的服务业务增长可能会更为平均。我很好奇管理层认为服务业务无法实现可持续增长的原因是什么?

卢卡·马斯特里:服务业务情况是这样的。首先,苹果的服务业务整体表现非常强劲。我刚刚也与大家分享了,我们在发达市场与新兴市场的服务业务表现都创下历史新高;从全球范围来看,我们的服务业务表现良好,在不同类别中同样实现历史新高;部分服务类别增速很快,原因在于前期占比较小,例如云业务、视频、支付等,这些细分服务业务均创下营收记录。因此,我们对苹果在服务方面的进展非常满意。

关于服务业未来的表现,我想指出的是,大家可以回顾过去一年我们的增长。上一财年我们服务业务的增长率是有所提高的,进入新财年,服务业务的竞争会相对加剧,竞争环境也更具挑战性。但总的来说,我们预计六月季度苹果服务业务的将实现双位数增长,去上半财年的增长率相近。

摩根大通分析师Samik Chatterjee:我的第二个问题有关印度市场。我看到苹果在印度市场的收入持续创下新高,管理层认为这种趋势是否会持续?苹果在印度市场有哪些零售策略?这些策略是否和印度市场的供应链、制造等具体因素相关?

蒂姆·库克:确实,我们在印度市场实现了双位数的强劲增长,对此我们非常非常满意,创下三月财季的收入记录。我之前也曾与大家分享,我们认为印度市场是一个非常令人兴奋、难以置信的市场,也是我们的关注重点。

从运营端或者供应端来看,我们确实需要在当地生产才更有竞争力。所以你说的是对的,我们的销售策略与当地的供应、制造有关。但与此同时,我们也采取了一系列的运营策略,比如进入市场策略(GTM)等。我们去年在印度新开了几家直营店,也确实在印度市场看到了非常大的潜力。未来,我们将持续拓宽渠道,致力打造本地开发者生态系统。我们很高兴地看到印度的开发人员正在快速增长。未来我们将从开发者、市场、运营等多渠道、全生态努力。对此我感到非常兴奋与期待。

富国银行分析师Aaron Rakers:我的问题还是关于中国市场。简单来说,从本财季的数据报告来看,我很好奇管理层认为苹果在中国市场吸引力变化的原因是什么?

蒂姆·库克:我可能无法从数据的角度为大家做分析,只能从结果上与大家分享。从本财季的表现来看,相比上财季,iPhone在中国大陆市场的销量确实实现了增长。

富国银行分析师Aaron Rakers:我的第二个问题是,目前iPhone各渠道库存情况如何?

蒂姆·库克:在三月财季我们减少了渠道库存。一般来讲,我们通常会在第二财季进行此项工作。我们对目前iPhone的整体渠道库存非常满意。

Arete Research分析师Richard Kramer:我的问题有关中国之外的新兴市场。管理层曾多次提到苹果这部分新兴市场业务的快速增长。我的问题是,未来苹果在所有其他新兴市场的总和是否有可能会超过目前总值700亿美元的大中华区市场?这样的临界点大概什么时候能到来?投资者是否可以认为这些新兴市场的增长能带动公司更广泛的业务增长?

卢卡·马斯特里:你的问题非常有趣,与我们最近的想法不谋而合。

目前中国仍然是苹果最大的新兴市场。但当我们将目光转向印度、沙特阿拉伯、墨西哥、土耳其、巴西、印度尼西亚等国家或地区时,我们发现这部分新兴市场的占比正在越来越大。对此我们非常兴奋,因为之前苹果在这部分新兴市场的市场份额占比很低。这些市场用户数量庞大,且仍在不断增长。我们的产品确实在这些市场取得了巨大进步,人们对我们品牌的兴奋度也非常高。蒂姆最近到访了东南亚,当地用户对我们的到访非常兴奋。

Arete Research分析师Richard Kramer:距离iPhone 12的发布已经过去四年时间。iPhone 12是苹果非常受欢迎的一代产品。考虑到公司希望实现净现金中性的目标且目前公司利润率接近高位,管理层计划如何配置资金?比如刺激消费者更新换代?为消费者提供更多购买方案,或是提高营销投资,进行更多促销活动?管理层是否考虑进一步通过上述举措提高利润?还是说通过消费者更新迭代产品从而刺激销量增长更重要?

蒂姆·库克:一方面,我认为创新能够刺激消费者迭代产品,加速换新周期;另一方面,经济因素、运营商、合作伙伴等影响也不能忽略。这其中变量很多,但我们会根据我们所提供的价值来为产品定价。

卢卡·马斯特里:我补充一点。

回顾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大家可能并没意识到我们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美元强势期。考虑到苹果公司超过60%的收入来自美国境外,由于需要将当地货币换算成美元,这就意味着境外市场对我们产品的需求实际上要比报告的结果更强劲。大家不要忘记这一点。

目前,对于公司需要的技术、科技我们都在进行必要投资。蒂姆刚刚也谈到了创新的重要性。我们还在产品购买方案、以旧换新计划方面取得了很大进展,未来也将持续对上述业务进行投资。

花旗银行分析师Atif Malik:关于Vision Pro的企业用户,能否请管理层与我们分享最让您兴奋的几个产品应用案例?

蒂姆·库克:最让我兴奋的在于安利实在太多太多,我选不出哪个是最佳。让我印象很深的是,就像人们使用Mac一样,Vision Pro也可以完成很多工作。我看到我们的企业用户通过Vision Pro完成了各种各样的工作,从现场服务到工作培训,再到医疗保健领域,比如帮助医生做术前准备等等。可以说Vision Pro的应用场景延伸至不同垂类。我们的工作重点是不断开发Vision Pro的生态系统,让越来越多的应用程序与企业用户参与进来。

此外,对于即将举办的发布会,我们的兴奋与激动无以言表。对于企业用户业务,我相信我们正在逐渐迈入正轨。

花旗银行分析师Atif Malik:卢卡,您刚刚提到三月财季大宗商品环境是利好的。对于六月财季乃至全财年,您对内存定价有哪些预期?

卢卡·马斯特里:我们的指引仅限本财季。根据指引显示,新财季我们将实现高水平毛利率,大概在45.5%至46.5%;内存价格可能会面临轻微逆风;外汇同样会面临逆风,外汇汇率环比将面临30个基点的负面影响。

来源:新浪科技

相关

苹果财报iPhone欧盟智能手机
本评论 更新于:2024-6-20 13:31:18
在C114 APP中与业内人士畅聊通信行业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