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3-8 10:37

工业互联网平台面临的问题与建议

工业互联网平台,即业务-技术融合的基础设施,是工业互联网的中枢。工业互联网平台是面向制造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需求,构建基于海量数据采集、汇聚、分析的服务体系,支撑制造资源泛在连接、弹性供给、高效配置的工业云平台。

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困境与冲突

工业互联网平台主要有两类,一类为制造业巨头构建的平台,一类为软件或信息企业构建的平台。当前,我国具有代表性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大多由现有行业巨头构建,尤其是制造业链主,占中国所有平台企业总数的47%。由于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建立依赖重资产,且需要建立对复杂行业场景的深刻理解,以及需要依靠平台主的影响力以吸引更多的企业参加,制造业链主成为中国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主力。国外多数工业互联网平台源自工业软件企业与信息服务企业。工业互联网平台所面临的困境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1. 制造业链主不懂数字技术,其它平台主不懂业务,且两者极少合作。行业巨头即制造业链主受制于不熟悉数字化技术的短板,其他类型平台主(包括ICT企业、消费互联网企业、软件企业与新创互联网企业)同样受制于不熟悉行业场景的短板,以上两个短板本应可以通过两类平台主密切合作得以克服,但此类合作却鲜有出现。

2. 制造业链主用管控供应链思维开发平台,其它平台则混用消费互联网或数字化技术概念,且两者极少融合。制造业链主把管控供应链的思路与工业互联网管理混同,用传统管控思路指导工业互联网平台发展,必然会引发一系列问题。与此相似,其他类型平台主则将消费互联网或数字化技术的思路与工业互联网管理混同,用单纯数字化技术思路指导工业互联网平台发展,也导致一些问题。同样,以上两种思路本应可以通过相互融合达到平衡,但此类融合却寥寥无几。

工业互联网以实体业务流程与数字化技术双方高度融合为其核心特征,但这种融合严重缺乏正是其面临的关键困境,进一步体现为以下两个方面的冲突:

1. 平台属性认定的冲突,即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公共财产属性与平台主把平台视为私有财产之间的悖论,也就是平台开放导向与封闭导向之间的矛盾。平台主企业往往围绕自身降本增效的目标,基于其所处的产业链地位投入资源,从而建立以自己为核心的工业互联网平台。这让平台主企业天然地认为工业互联网平台是其私有财产,将其视为自身利益最大化的战略手段。典型案例包括苹果的硬件平台与软件平台。在这种情境下,工业互联网平台缺少为参与者(包括平台补充者、供应商、企业客户)服务的意识。此外,平台主企业为了强化其对平台的管控力,往往采取“半封闭式”模式治理工业互联网,即限制平台补充者与企业客户的进入许可,以及其运营活动。此种治理模式极不利于工业互联网四类主体(即平台主、平台补充者、供应商、企业客户)之间的积极互动与密切合作,更不利于平台主之间的积极互动与密切合作。最为严重的是,这不可避免对实体业务流程与数字化科技的高度融合产生阻碍作用。总之,工业互联网平台从诞生之日起就存在以“开源社区”为代表的公共财产属性与平台主视平台为私有财产的矛盾冲突,因此限制了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有效发展。

2. 平台目的认定的冲突,即工业互联网平台以价值共创与共享为目的与平台主把平台视为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目的之间的悖论,也就是平台竞争导向与合作导向之间的矛盾。需要指出,平台目的冲突与平台属性冲突高度相关。这是因为公共财产属性与价值共创高度相关,而私有财产属性则与自身利益最大化密切相关。换言之,平台的公共财产属性要求平台高度开放,而平台的私有财产属性则要求平台高度封闭。此外,高度封闭的平台引发自身利益最大化所导致的竞争趋向,极不利于平台四类主体之间的密切合作,而高度开放的平台则有利于合作。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平台开放也要适度,因为无节制的过分开放导致平台治理混乱,同样不利于合作。

工业互联网平台未来发展的建议

为了更容易说明问题,我们不妨将实体业务流程与数字化技术看作工业互联网平台的“生产力”,将平台主与平台主之间、平台主与补充着、平台主与其服务对象的企业之间(包括供应商与客户)的关系视为工业互联网平台的“生产关系”,那么工业互联网平台困境与冲突的核心根源在于新兴“生产力”与传统“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因此,未来亟需构建新兴的生态系统型 “生产关系”。换言之,作为新兴“生产力”,数字化技术正在突破传统“生产关系”的局限,朝着新兴“生产关系”方向转型。具体建议如下:

1. 借助数字化技术“生产力”,构建生态系统“生产关系”。目前工业互联网平台主自身尚未脱离传统企业外部竞争和内部分工的思路,一方面排斥企业外部合作,导致无法真正解决工业企业痛点;另一方面企业内部割裂,层级严明,导致市场反应偏差大、速度慢。因此,平台主必须提升自己的开放性和可塑性,随时与其他平台主开展价值共创的密切合作,而其合作的基础在于数字化技术的赋能性,实现价值共创关系。

2. 促进实体业务与数字化技术深度融合。在工业互联网时代不要做单打独斗的平台主,而是要当合作型平台主。这不仅包括平台主与上下游企业之间之间的密切合作,同样包括平台主之间的深入合作,即共同平台主,尤其是实体业务流程与数字化技术两类平台主的搭配协同。包括四种不同模式:1)跨行业、跨职能通用性综合型工业互联网(即工信部所定义的“双跨平台”),为所有行业提供全方位服务;2)具体职能领域导向的专业性工业互联网,包括原材料交易、物流、采购、招聘、数字化服务等;3)垂直行业工业互联网,试图打通单一行业端到端全流程价值链的所有节点;4)融合以上三种模式的最新模式,由具体行业链主企业与数字化科技企业作为共同平台主深入合作,将垂直行业实体业务流程或具体职能领域与数字化技术高度融合,赋能实体业务导向的数字化转型与创新,促进生态成员之间的价值共创。

3. 尽快从工业互联网上半场转向下半场。目前大多数工业互联网平台属于交易平台,以短期成本最小化为核心目标,可被视为工业互联网上半场。与此相对,未来工业互联网平台属于创新平台,同时兼顾交易平台,以长期共创价值与共享价值两者最大化为目标,可被视为工业互联网下半场。从工业互联网上半场转向下半场依赖数字化技术的转型,尤其是人工智能技术。具体而言,诊断式人工智能最有利于工业互联网上半场,而生成式人工智能则最有利于工业互联网下半场。

作者:肖胜   来源:天翼智库

相关

互联网融合网络ICT苹果
本评论 更新于:2024-5-28 1:07:11
在C114 APP中与业内人士畅聊通信行业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