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3-13 08:36

回望MWC24:Open RAN正在迈向成功吗?

《编者按:一年之计在于春,每年初春的MWC可以说是洞悉产业发展趋势的最佳舞台,MWC24也同样如此。在最受关注的无线通信领域,我们选择了5G-A、RedCap、OpenRAN等几个高频词汇加以总结,以飨读者。》

C114讯 3月13日专稿(岳明)与过往很多届MWC一样,刚刚过去的MWC24不乏关于Open RAN的各种讨论,但依然没有统一观点达成。更热闹的是,夺人眼球的AI-RAN联盟也在期间宣布成立,让人不禁疑惑:难道移动通信业才是现如今最朝阳的产业?想要进来分一杯羹的player从不嫌多。

一面是运营商大T和传统供应商的“携手入场”,一面是greenfield运营商和新玩家的“只赚吆喝不赚钱”,在技术演进和商业成功的双重挑战之下,很难说Open RAN已经“注定成功”。而“争议不断,部署不断”,这句话应该最能体现当下Open RAN技术的发展状态。

  图:MWC24展馆门前人群熙熙攘攘。图片版权@C114.

游戏规则改变

MWC24前夕,爱立信宣布发布多款全新硬件和软件解决方案,并且这些产品将全部支持Open RAN。在去年年底收获了美国AT&T价值140亿美元的行业最大规模Open RAN合同后,爱立信对于Open RAN技术的宣传和营销声音可谓前所未有的高调。“推动Open RAN产业化”,这是爱立信在发布这些最新产品时提出的响亮口号之一。

爱立信在一篇新闻稿中写到,其最新产品的特性之一是更加开放(More Openness)。爱立信高管表示,这意味着“爱立信所有产品都将支持Open RAN,包括Massive MIMO、FDD等,运营商可以根据自身的需求自主选择是否开放。爱立信也在MWC24现场展示了一系列在产业化Open RAN上的努力,其中包括灵活的云化解决方案以及开放前传技术等。”另一篇新闻稿则强调,“(新产品)将使爱立信无线产品家族更加强大,也将使其成为业界最全面、最具可持续性的、具备向Open RAN架构演进能力(基于分组前传的eCPRI)的无线产品组合。”

  图:爱立信MWC24展台。图片版权@C114.

谈到产业化,此前Open RAN市场往往被视为“小厂之间的游戏”。可能会有人反驳说,三星、NEC和富士通等这些企业,肯定不能算作“小厂”。但是,在整体RAN市场的语境下,这些企业也自然不算是传统意义上的Top供应商。而这笔140亿美元交易的宣布,则意味着Tier-1运营商和老牌供应商的正式隆重入场。这一次,Open RAN迎来的不再是某家运营商在单个地区甚至小到单个城镇的“小试牛刀”,而是一场号称将推动“Open RAN的产业化”的美国全境范围部署行动。

因此,游戏规则正在发生变化。

从技术角度来说,传统厂商变得愿意在Open这个概念上投入更多精力和资金,这一方面迎合了行业对开放与生态繁荣的愿望,另一方面也符合所谓的“政治正确”。但从商业角度来说,大厂的大举加入,不可避免会对新贵player的市场空间带来挤压。尤其在电信资本支出水平连年下降的大趋势下,不少运营商更倾向于从过去使用的同一家大型供应商那里购买兼容O-RAN标准的产品,从而确保系统稳定性和投资回报。不过,对于小厂商来说,与大厂的博弈从一开始就存在,他们深知:做了不一定有机会,但不做一定没有机会。

真假Open

Dell'Oro Group最新预测,到2028年Open RAN将占全球RAN收入20%以上,高于2024年的7%-10%。该研究公司副总裁兼分析师Stefan Pongratz表示:“目前的增长减速,加上人们越来越认识到,Open RAN并不是某种将会显著改变进入壁垒或者整体市场集中度的神奇解决方案,这引发了关于Open RAN背后原理的疑问。决定Open RAN在RAN旅程中所扮演角色的基本假设并没有改变。随着时间的推移,运营商将把更多的虚拟化、智能化、自动化和O-RAN纳入其RAN路线图。然而,多供应商RAN的商业案例并不是那么充满吸引力。”

Open RAN的初衷在于为网络引入更多的供应商,不同的供应商可以在网络不同的部分提供各自的组件,这些组件的接口在标准化后可以相互兼容与互操作——这样做的好处一是帮助运营商摆脱被“锁定”,并使其在采购时拥有更大议价权。而AT&T 140亿美元的合同,却引发了行业中关于“单一供应商Open RAN”(Single-vendor Open RAN)的争议。

有观点指出,“如果单一供应商是网络某一特定水平层的唯一供应商时,这可能会使运营商更加依赖单一供应商。换言之,当一家厂商来承包Open RAN的几乎所有工作时,这还是真的Open吗?”Stefan Pongratz所提出的“多供应商RAN的商业案例”吸引力不足,背后的一大原因就在于对多厂商组件的“集成工作”究竟由谁来承担尚不明确,供应商多样性也意味着管理的复杂性,假如网络出了故障,责任划分变得困难。在AT&T这个案例里,推测很大可能性是由爱立信来承担这部分集成工作。

  图:O-RAN的逻辑架构。资料来源:O-RAN联盟。

另一个担忧是,标准和互操作性在某些领域似乎不如其他领域进展那么快。正如“通信人家园”论坛网友所讨论的那样,目前行业在RAN中所做的开放主要集中在前传方面,主要落地在RRU上。而开放前传对RRH和Massive MIMO AAU是不一样的。“我认为目前O-RAN的性能无法执行16T/16R到64T/64R这样的Massive MIMO,我们还没有实现这样的性能指标。”美国另一家主要运营商Verizon网络主管Joe Russo在最近的一次投资者活动中说到。但AT&T高管表示,该运营商拥抱Open RAN后,Massive MIMO将成为可能。

例如,作为O-RAN联盟的成员之一,天线系统厂商普罗斯在MWC24上接受C114采访时介绍称,该公司从2019年开始布局O-RAN产品,主要致力于基于O-RAN标准的RRU产品的研发。经过多年的投入,已开发出4T4R、8T8R的RRU产品平台。普罗斯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副总裁马库斯(Markus Werr)透露,2024年,普罗斯的O-RAN RRU产品不仅会在运营商客户进行规模部署,同时也会在欧洲,东南亚、中东等地的企业专网进行商用。

底层算力走向多样化

翻看各种Open RAN公告,各大芯片厂商的身影也频现其中,显然,英特尔、高通、AMD及Marvell等芯片大厂们也都希望在RAN市场迈向更加开放态势之际,抓住更大的市场机会。作为网络最底层的支撑技术,厂商对芯片供应商的选择也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对技术演进方向的选择。

在MWC24上,英特尔面向vRAN推出了以全新AI开发套件和下一代英特尔至强处理器为核心的软硬协同解决方案。去年夏天,英特尔发布了集成vRAN Boost的第四代英特尔至强可扩展处理器。英特尔表示,该处理器能够直接处理物理层的加速任务,而无需额外的外部设备或组件。

此前,沃达丰宣布与三星在英国大规模部署Open RAN,并且表示基于第三代英特尔至强可扩展处理器的早期Open RAN部署的性能已超过其传统设备。而且,沃达丰将自2024年4月起在英国部署集成vRAN Boost的第四代英特尔至强可扩展处理器。除此之外,AT&T和爱立信亦宣布计划与英特尔合作部署和扩展Open RAN服务。最近,加拿大运营商Telus和三星也宣布计划基于第四代英特尔至强可扩展处理器部署该国首个商用虚拟化、Open RAN网络。

  图:英特尔在MWC24展示vRAN解决方案。

同时,智能手机市场芯片霸主企业高通也在RAN市场逐渐加大筹码。高通在MWC24上展出了面向vRAN的基础设施处理器。高通表示,其基础设施处理器基于标准接口,旨在与多厂商的加速卡生态系统兼容。新闻稿写到,高通基础设施处理器与其X100 5G RAN加速卡配合使用,能够高效地管理L1和L2层处理,覆盖高技术挑战性的关键RAN和AI工作负载。这一系统级解决方案能够为开放式vRAN部署实现最佳每瓦特性能,并简化成本结构。高通称,目前其生态系统合作伙伴正在评估搭载高通基础设施处理器的开放式vRAN解决方案。

  图:高通开放式vRAN解决方案。

另外,今年AMD重返巴展,并联合三星展示了由AMD EPYC 8004处理器支持的vRAN解决方案,这一解决方案在近期三星和沃达丰进行的端到端呼叫中得到展示,它利用AMD EPYC CPU为三星Open RAN技术提供支持。此外,AMD与Parallel Wireless合作,利用EPYC 8004处理器变革其Open RAN解决方案,展示了Parallel Wireless独特的跨平台功能以及AMD的每瓦性能领先优势。

  图:AMD MWC24现场展品。

可以看到,在移动网络朝着开放式、虚拟化的迈进中,众多芯片厂商也在瞄准新的技术切入点和市场窗口。当然,不止是芯片厂商,在更为底层的架构层面,竞争也在上演。ARM高级副总裁兼基础设施事业部总经理Mohamed Awad在展会现场接受C114采访时认为, Open RAN还处于起步阶段,没有真正实现大规模部署,当前的市场仍然非常开放。

眼下,关于Open RAN与传统RAN网络性能的对比验证,依然是行业非常关注的一个务实话题。毕竟,纵使Open RAN有千般万般好处,但若其性能无法与传统架构相匹敌,那么无论对于投入巨资的运营商来说,还是对于使用网络的用户来说,这都将是一场灾难。

运营商的“新角色”

当然,MWC24期间,全球电信运营商也宣布了不少新的Open RAN部署行动。

其中,日本运营商NTT DOCOMO在MWC24上宣布将与NEC成立一家名为“OREX SAI”的合资企业,基于NTT DOCOMO在日本本土的部署经验,以OREX Packages解决方案的形式向全球运营商推广Open RAN方案和产业生态。OREX SAI将从OREX PARTNERS成员那里本地化采购所有必要的Open RAN网络设备和软件,然后进行系统验证,从而为每个电信运营商量身定制最佳移动网络的规划和建设。全栈服务将包括OREX Packages框架下的规划、建设、维护和运营。NTT DOCOMO表示,通过与NEC的合资品牌OREX SAI,希望促进真正Open RAN的商业化和落地,从而实现不同供应商的设备和系统的互操作性。

美国运营商Verizon也在上个月携手三星和是德科技(Keysight)完成了Verizon网络商用级LTE和5G NR无线电的Open RAN一致性和互操作性测试。此次测试包括多种三星无线设备,包括支持700/850 MHz和AWS/PCS频段的CAT-A 4T4R无线设备,CAT-B 64T64R Massive MIMO C频段无线设备,以及支持16T16R C频段和CBRS频段的双频无线设备。

2月下旬,总部位于英国的跨国电信集团沃达丰宣布开始在罗马尼亚的20个城市进行Open RAN技术商用部署。三星将为该项目提供其支持multi-RAT的vRAN解决方案、自动化解决方案和支持Open RAN的三频无线设备以及5G Massive MIMO无线设备。沃达丰集团Open RAN负责人Francisco Martin Pignatelli强调,沃达丰等大型电信集团“既有责任,也有机会”帮助小型运营商“踏上Open RAN之旅”。

除了罗马尼亚外,沃达丰在印度市场的电信合资企业Vodafone Idea,也在MWC24期间宣布在印度开启Open RAN试点。新闻稿写到,“该试点标志着Vodafone Idea网络中首次部署符合O-RAN标准的解决方案。”作为此次部署的一部分,Mavenir将提供端到端云原生Open RAN系统,包括基于商用现成(COTS)硬件的分布式单元(DU)解决方案、OpenBeam无线设备、集中式单元(CU)、远程射频单元(RRU)和RAN软件功能。实际上,目前Vodafone Idea负债累累,该运营商尚未开始提供5G服务,并迫切希望找到成本最优的5G部署方案。

如开篇所提,虽然围绕Open RAN的争议不断,但显然该技术在全球的部署范围和规模仍在持续增长。对于Open RAN成功与否,现在还难下定论。不过,在现如今全球大环境下,Open可能已经成为了大家心知肚明的“通关秘诀”,谈起来总不会出错。

作者:岳明   来源:C114通信网

相关

运营商无线通信5G移动通信爱立信
本评论 更新于:2024-5-28 2:54:53
在C114 APP中与业内人士畅聊通信行业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