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7 08:58

小区宽带业务遭垄断 三大运营商为何绕不过一家私企

上海市静安区天目西路一小区的退休市民李文娟(化名)发现,即使安装了50M的光纤宽带,小外孙看的直播网课还是经常卡顿。反复投诉报修后,网速仍然没有提上来。更让她恼火的是,当她前往别家运营商办理宽带业务时,竟被对方以住址“不是居民住宅,属性不符”为由拒绝了。

问了周围一圈邻居后,李文娟才明白,原来整个小区400户居民的宽带业务,都要通过一家代理电信服务的私营企业才能接入。

小区宽带业务被一代理商垄断

这家企业名为“上海市南电信服务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市南公司”),天目西路一小区住户们10多年来使用的都是其代理的中国电信宽带服务。

最近几年,随着居民对带宽要求的不断提高,市南公司也声称在小区进行了光纤改造,但经过维修人员测速,市南公司在服务协议上承诺的50M光纤宽带,网速最多只有10M。居民们还反映,市南公司收取的费用远高于其代理的运营商提供的价格。

更让李文娟生气的是这家公司的服务态度:“周末报修经常没人值班,工作日又敷衍推诿。”于是,她决定在当年服务到期后弃用市南公司,直接办理中国电信的宽带。

但是,当李文娟2015年底前往中国电信营业厅办理宽带时,工作人员却说,系统显示她的居住地址属于商务楼宇,不能办理家用宽带业务。而商用宽带的费用比家用宽带高出数倍。

李文娟很纳闷:“我出示了白纸黑字写有‘住宅’的房产证,还去静安区房产交易中心开了房屋性质的证明,为什么电信仍然不给办理业务?”

近两年来,小区其他居民在别的运营商那里也遇到了类似情况:他们拿着产权证件去联通营业厅办理宽带,都被对方以“住址属于商务楼宇”为由拒绝。

小区另一位年轻居民王东旭(化名)告诉记者,他是小区里唯一一个在2012年就办理了联通宽带的住户,但去年办了带宽升级业务后,网速一直没提上来,自己多次投诉都未解决问题。去年6月,联通客服人员在电话中告诉他,该小区的所有宽带进线都要通过市南公司的桥架,是设备原因导致无法提速。

王东旭保留着当时投诉时的电话录音,客服表示:“市南公司明确答复了联通和电信,他们不接受任何形式的私拉光缆,我们运营商无法在小区直接铺线。”

今年12月19日,电信客服人员在李文娟打电话投诉时表示:“您也知道,现在小区的业务被市南公司垄断了,至今没有解决,所以我们进不来。”

早在2013年,住建部和工信部就联合发布了《贯彻落实光纤到户国家标准的通知》,规定住宅建设单位必须同步建设住宅区内的通信配套设施,并应满足多家电信企业共享使用的需求。上海更是早在2011年就发布并实施了《住宅建筑通信配套工程技术规范》,要求住宅建设单位满足电信企业的平等接入权和市民对电信运营商的自主选择权。

三大运营商为何无法绕过一家私企

近年来,媒体曾报道过北京、深圳、河南等多地出现小区宽带业务被垄断的事件。这里的居民也曾疑惑,开发商或物业是否与市南公司签订了排他性协议?

12月11日,记者以居民身份参加了联通上海市北区分公司工作人员和小区物业、居民代表的洽谈会。小区物业经理在会上介绍情况时说,小区的两幢居民楼1996年建成后,开发商曾委托物业找到市南公司,在小区开通了比中国电信价格稍低的代理电话业务,随后又把宽带业务也交给市南公司。

物业经理在会上向居民代表再次澄清:开发商撤资后,物业并没有和市南公司签订过任何排他性协议。物业在此办公,工作人员也经常感到网速不达标,希望使用别家运营商的宽带。为了表明态度,物业还出具了一份邀请三大运营商进驻小区的书面文件,当面给了联通方。

今年5月,联通上海市北区分公司的工作人员曾与小区居民代表开会洽谈。记者在王东旭提供的会议录音中听到,联通方承认曾与市南公司在2004年签订协议,将该处两幢居民楼和紧邻一幢商务楼的宽带业务都交给市南公司代理。但几年前业务到期后,市南公司不愿意再在此地发展家庭业务,只续签了商务楼宇代理协议,联通再三与市南公司沟通,都遭到了拒绝。

王东旭这才明白,正是因为联通与市南公司续签的协议不再包括家庭业务,联通就以住址性质不符为由,拒绝了居民开通宽带的申请;而他早年办理的宽带业务,也只能停留在旧协议时期的网速。

那么,联通为何不能绕过市南公司,直接在小区铺线发展业务呢?

王东旭得到的答复是:“现在几家运营商都做不进去,市南公司霸在那里不让用。”对方还透露,市南公司和联通在上海多个地点都有合作业务,如果联通绕过市南公司在该小区直接铺线,就会破坏和市南公司的关系,从而影响其他地方的业务。

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电信公司的反馈中。李文娟告诉记者,今年9月初,电信工作人员曾向小区部分居民回复,由于市南公司不允许,他们无法在此提供宽带安装服务。

监管部门协调无进展

自去年6月至今,以李文娟和王东旭为代表的十几户小区居民,多次向工信部、市通信管理局、信访办、电信公司和联通公司等处投诉,但“皮球”被踢来踢去,问题至今没有解决。

事情拖到了今年5月,居民再次请求市通管局出面协调。5月中旬,市通管局技术人员协同移动、电信工作人员来到小区,在物业的陪同下勘察了运营商直接铺线的条件,均表示没有任何技术问题。随后,电信和移动都与物业就光纤入户展开洽谈,但让居民失望的是,两家运营商最终都没能与物业签订合同。

李文娟告诉记者,当时电信、移动经办人员给出的说法都是,这是因为市通管局对他们的项目申请迟迟没有审批。

居民再次询问市通管局,三大运营商进入小区铺线,是否需要获得审批?

9月20日,通管局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回复了王东旭。记者在录音中听到,对方表示,通管局没有安排联通和电信用市南公司的线路,而且在政策上,三大运营商在小区铺线并不需要通管局的审批。最后对方表示,通管局将在数天后出面,安排市南公司、联通、物业、居民各方会谈。截至目前,居民还没有等到这次会谈。

另一个事实是,虽然三大运营商始终未能在小区直接铺线,但市南公司曾与联通、电信协调,于今年8月至10月陆续为十余户投诉次数最多的居民单独装上了光纤,费用与运营商提供的价格一致,其中包括李文娟与王东旭。

经过一年多的折腾,这个小区的居民们仍在宽带问题上“挣扎”。他们想知道,究竟何时才能用上自主选择的宽带服务?

来源:中国青年报

相关

本评论 更新于:2019-5-23 13:2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