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4 17:37

澳大利亚前情报局局长:华为理应获准参与5G建设 安全威胁论歇斯底里

C114讯 北京时间1月4日下午消息(舒允文)曾任澳大利亚国防安全情报局局长的克莱夫·威廉姆斯 (Clive Williams) 近期在一篇署名文章中强烈表达了自己对华为的认可和信任。他指出,谈及华为潜在安全威胁的媒体报道大多证据不足,显得有些歇斯底里。华为在研发方面的投入比任何竞争对手都要多,华为在5G技术领域能够处于领先地位不足为奇。目前他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客座教授和澳大利亚国防学院兼职教授。

以下为克莱夫·威廉姆斯的原文译文:

近期关于华为电信网络设备及消费者电子产品可能存在安全隐患的媒体报道大多事实不足,且有点歇斯底里的味道。

华为(意为“出色表现”或“中华有为”)是1987年由前解放军工程师任正非创立的公司。他以开发电话交换机起家,但他很快意识到,要在电子行业获得未来成功,需要先进的研究。华为的部分早期研究知识资源可能来自中国开展的全球工业间谍活动。但尽管中国通过工业间谍的方式在研发方面全方位地走了捷径,我认为中国之所以能形成领先的IT能力,主要是因为美国在IT发展的关键时期和“漏筛”一样(未做好信息保护)。

2003年我任职于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当时该校有一个IT研究的高级硕士项目。参加该项目的大部分是中国学生。他们能定期参加硅谷管理者或杰出研究人员的讲座,听他们分享研究方面的突破或IT研发有哪些革命性的进展等。难怪中国迅速在某些领域超越了美国。

华为如今已经是一家跨国企业,也是全球最大的电子设备厂商。华为与全球80%的电信运营商均有合作,因此华为生产的设备常被用于各类电信网络的部署。

华为在研发方面的投入比任何竞争对手都要多——2018年研发投入预计将达到150亿美元。华为在21个国家设有研究机构,其中包括美国、英国、加拿大。同时,华为还开展了国际项目以识别并聘用应届大学毕业生中最优秀、最聪明的技术人才。华为有17万名员工,2017年的收入为925亿美元。其中研发人员有7.6万名。因此,华为在第五代蜂窝移动通讯技术(即5G技术)方面能够处于领先地位,就不足为奇了。5G网络将成为未来所有发达国家基础设施中的关键部分。

今天,与其说华为会从工业间谍及情报采集活动中受益,不如说华为更容易成为工业间谍及情报采集活动的目标对象。2014年,《纽约时报》曾报道,根据泄密者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公布的文件,NSA(美国国家安全局)自2007年起就已启动针对华为的秘密项目。其中涉及入侵华为内部网络,包括华为总部的网络及其创始人任正非的通讯信息。

美国在十年前首次提出警告称华为存在安全隐患,该举动看起来更像是为了让华为在美国的竞争对手受益,防止美国公司被兼并或收购。

2013年,前NSA局长迈克尔·海登(Michael Hayden,他也是摩托罗拉解决方案公司董事会成员)称,他们已经掌握了华为网络设备中“存在后门的确凿证据”。他还指出华为确实参与了间谍活动,并将其从别国通讯系统中所了解的信息传递给中国政府。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华为与摩托罗拉多年来一直存在知识产权纠纷。

华为全球网络安全官约翰·萨福克(John Suffolk)曾表示,海登所言是“令人厌烦、毫无事实根据、诽谤性的言论”,并要求海登及其他华为的批评者公开发布证据,但他们并没有公布任何证据。澳大利亚一贯采用的保护性安全标准比美国所要求的更为严格,以保证不会危及流入澳大利亚的重要美国情报的安全。可能这是澳大利亚政府率先宣布禁止在其5G网络基础设施中使用华为设备的原因。新西兰随后也发布了禁令。主要的担忧原因在于,中国政府可能会利用华为进行间谍活动及信息战。(目前没有证据表明中国政府存在此类行为。)这对华为而言不是好消息,因为华为目前看来更专注于取得商业成功,而非参与间谍活动或信息战。

华为方面称,其产品“不会造成比其他任何ICT厂商更大的网络安全风险,因为我们共享全球供应链和生产能力。”只要澳大利亚使用的先进电信设备(包括5G)是由具备资质的、经过安全审查的、理解相关技术的澳大利亚技术人员进行安装部署,那么使用外国厂家的设备就不应存在安全问题。

除了使用华为的5G技术,另一个备选方案是选用不那么先进的美国或欧洲的产品,但这些产品也可能被攻击,而且很有可能更为昂贵。

作者:舒允文   来源:C114通信网

相关

本评论 更新于:2019-3-24 7: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