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6-19 09:14

蔡崇信半退之时 阿里又宣布了一轮组织升级

马云于去年9月宣布一年后将从董事局主席的任上退下来,陪伴他二十年的老伙计、阿里巴巴集团副主席蔡崇信也正在逐渐淡出阿里巴巴的日常业务。

6月18日,阿里巴巴发布新一轮组织升级通知宣布,集团CFO武卫兼任集团战略投资部负责人,原集团战略投资部负责人蔡崇信会继续协助武卫。阿里素有CFO做业务的传统,武卫负责阿里战投之后会有什么变化也值得关注。

就像马云退休后的兴趣是教育,在西方精英教育背景中成长起来的蔡崇信兴趣则更多在体育。过去的三年时间里,蔡崇信出售阿里股票、购买长曲棍球球队、投资NBA篮网队,还成立了重点关注现代职业教育、青少年体育教育及教育脱贫的蔡崇信公益基金会。

有理由相信,蔡崇信将逐步卸掉他在阿里巴巴集团的工作职务,以有更多精力划分给公益和体育这样的“课余活动”。

借着蔡崇信半退的档口,以“拥抱变化”为企业文化的阿里巴巴随之宣布了几项最新的业务调整。

1、重组创新业务事业群,由朱顺炎担任总裁,负责UC及旗下移动创新业务、天猫精灵、阿里文学、阿里音乐。

2、任命樊路远(木华黎)担任阿里大文娱事业群总裁,负责优酷、阿里影业、大麦、互动娱乐。

3、任命集团CFO武卫Maggie Wu兼任集团战略投资部负责人,向张勇汇报。感谢集团副主席蔡崇信Joe Tsai从无到有搭建战略投资团队,为阿里巴巴今天的发展提供了重要的战略保障。以后Joe会继续协助Maggie,帮助投资团队更好地成长。

4、盒马升级为独立事业群,侯毅(老菜)继续担任盒马总裁,向张勇汇报。

5、钉钉进入云智能事业群,陈航(无招)向集团CTO兼云智能事业群总裁张建锋(行癫)汇报。

大文娱明确“一号位”,创新业务推天猫精灵

此次调整,用阿里文娱内部人士的说法,即明确“一号位”。

阿里巴巴大文娱板块拆分重组,原来阿里大文娱架构中的音乐、文学、UC信息流业务被单独划分至创新业务事业群,由此前的班委,UC老臣朱顺炎挂帅。而另一位班委樊路远也终于名正言顺,不再顶着轮值总裁一衔,而是全面负责优酷、阿里影业、大麦、互动娱乐组成的大文娱事业群。

2018年12月,原阿里大文娱轮值总裁杨伟东突然因经济问题被查。半年来,阿里大文娱一直对外释放大文娱从管理到业务都将除旧革新的信号,在对外形象上,阿里影业和优酷是宣传重点。

从业务协同上来看,在音乐、文学等垂直领域,腾讯系阅文、腾讯音乐的第一地位几乎不可撼动。将文学、音乐从成熟的大文娱版块“割肉”,归入创新业务版块,能够让大文娱的业绩变得更加好看。更主要的是,文学、音乐可以跟主打智能音箱的天猫精灵协同。

既然已经错失智能手机这个入口,通过车载、家居等新的场景,抓住智能音箱这个正在快速增长的硬件入口,对阿里音乐、阿里文学来说可能是从谷底反弹的唯一机会。

而天猫精灵眼下也面临另一个强劲对手,它在智能音箱市场的份额正在被后进者百度逐步赶超。根据IDC 6月发布的《IDC中国智能家居设备市场季度跟踪报告》显示,百度的智能音箱产品一季度出货量为340万台,与阿里巴巴并列国内市场第一。

在这次宣布重组之前,总裁朱顺炎已负责了一段时间的创新业务,其中在印度市场的短视频应用VMate便是由创业业务孵化投资。此次调整可以看出,樊路远将更多发力在长视频、电影等重度业务上,而朱顺炎的焦点则在信息流、短视频等更短更快的创新内容平台上,并且海外业务将是其中重点之一。

已经落后了的阿里大文娱需要一个明确的领导,集中调动资源,确保不再落后更多,而创新业务事业部则需要围绕天猫精灵建立场景,抓住在信息流、短视频之后新的机会。

长视频要高投入重内容,短视频则更讲求效率创新,其中逻辑有很大不同。这两方面阿里大文娱都需要迎头赶上,分开负责也许是最好的方式。

盒马成建制

盒马终于有了名分。

此轮调整宣布盒马升级为独立事业群,侯毅本人也得到了“盒马事业群总裁”一职。盒马自创立以来就独立运营,负责人侯毅直接向集团CEO张勇汇报。

明确盒马和侯毅的地位,一方面是为了整合零散的生鲜业务,另一方面则是为了让盒马更好的纳入阿里体系内。

阿里曾孵化多个生鲜业态,包括盒马鲜生、喵鲜生、天猫超市生鲜频道、易果生鲜(三次投资)等,但内部却没有一个明确的生鲜事业群。作为新零售的排头兵,生鲜业务一直是电商改造调整的重点。这是由于部分生鲜业务发展并不顺利,而至今也没有很好的商业模式可以模仿,盒马想要通过整合多项生鲜业务,探索新的商业模式。

2018年12月24日阿里表示,生鲜业务将围绕新零售战略进行升级调整,主要包括:盒马与易果在供应链方面融合,盒马接手运营猫超生鲜业务,推动易果与大润发、猫超生鲜、饿了么在内的阿里生态内新零售、新餐饮在供应链上的合作。但半年过去了,盒马并未针对天猫超市生鲜业务制定出针对性的解决方案。这意味着,针对生鲜业务的整合还远远无法结束。

可以看到,彼时盒马就已经成为了生鲜业务调整中的主角。此时盒马有了独立事业群的名分,事业群具备整合别的业务线的资格,这令盒马接下来整合生鲜业务师出有名。

跳出具体的生鲜业务,从集团层面考量,此番调整也是为了令盒马更好地纳入阿里体系,与其他业务进行融合。实际上,无论是2018年底的生鲜业务整合,还是与饿了么、大润发等在新零售配送、门店改造上的合作都表明,盒马与阿里体系内其他的业务融合早已开始。

2018年,盒马交出的成绩单包括140亿元年GMV,150家门店,部分成熟门店日销80万元。

不过,进入到创立第四年,在光鲜成绩单的背后,负重前行的盒马实际已显露疲态。今年4月1日,与大润发合作的盒小马苏州文体店停止营业;4月30日,盒马鲜生宣布昆山新城吾悦广场店将停止营业。

盒马已经从孵化项目升级为独立事业群,这意味着它将从舍命狂奔切换到一边增长一边调整的状态。

阿里统一To B窗口

在阿里巴巴本轮的组织调整中,以阿里云、钉钉为代表的阿里To B业务被再次整合。在公开信中,张勇宣布将钉钉并入云智能事业群,钉钉CEO陈航(无招)向阿里云智能事业群总裁张建锋(行癫)汇报。

与侯毅的盒马相似,陈航的钉钉也一直作为独立业务存在于阿里集团之外,这与阿里对钉钉的保护有关。

相较于To C市场,To B的产品模型与市场教育有着更加特殊的周期。为了扶持钉钉,阿里在钉钉前期推广时保持“市场预算无上限”;同时让无招与团队搬进杭州湖畔花园(阿里巴巴和淘宝网诞生的地方)封闭研发产品。

阿里对钉钉自然不会白白投入。从商业模式上来看,免费的钉钉虽然不能通过软件带来营收,但钉钉是阿里巴巴推崇的中台战略里重要一环。

这也是此次钉钉被合并至阿里云的重要缘由。根据钉钉公布的最新数据,其平台上有超过700万家企业组织,超过1亿用户数——这足以成为阿里巴巴To B生意中的一个重要输出窗口。

去年9月,张勇首次将阿里的商业价值定义为“阿里商业操作系统”。在该系统中,阿里云承担着底层技术与系统基础的角色,如今来看,钉钉将承担该系统中的上层企业应用角色。

有意思的是,今年3月阿里云划分了自己的业务边界,即“不做SaaS”与“被集成”。如今纳入钉钉,两方的分工则有了更加明确的分工:应用层的业务顺势交由钉钉与ISV体系去做,阿里云则专注在底层计算资源与中层数据和算法模型。

今年初,主打企业协作应用的Teambition被阿里巴巴收购。据36氪了解,主导此次收购的正是阿里云,这相当于阿里云之后不再做SaaS,但可以将这类应用级业务通过孵化、收购等方式交由钉钉完成。

此前阿里云与钉钉在联合推广中存在一定的利益分配难题:虽然钉钉用户量大,但由于软件免费。阿里云在销售时无法以业绩目标作为考核;也因为免费,钉钉团队在对接企业客户时无法直接搭售阿里云,以免对方有“羊毛出在羊身上”的不适感。

在整合过后,阿里云与钉钉势必会在获客、销售、实施等层面产生更多联动,有助于阿里巴巴对To B客户输出窗口的统一。

作者: 张信宇 高海博 彭倩 苏建勋   来源:36氪

相关

本评论 更新于:2019-11-15 0:3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