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6-13 10:11

王晓初:混改要寻求最大公约数,重在引“制”+引“智”

C114讯 6月13日消息(林想)6月12日,国资委党委、教育部联合开展的“领导干部上讲台”——国企公开课100讲、国企骨干担任校外辅导员活动走进北京邮电大学。中国联通与北京邮电大学一对一“结对子”,并举办了首场报告会。中国联通党组书记、董事长王晓初作了题为《守初心 担使命 奋力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央企》的报告。

王晓初表示,国有资本与非国有资本的特性、诉求不同,不能停留在“混”的表象,要寻求最大公约数,形成完整的产业链条,把国有资本和民营资本统一聚合到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上来,充分整合、叠加国有和民营企业的各自优势,混出最大化学反应,改出最大生机活力。

践行混改,探索实现“国民共进”

“国有资本和民营资本不是你进我退、此消彼长的零和游戏,而是按照“两个毫不动摇”的重要要求,探索实现“国民共进”的有效途径。”——王晓初

1948年12月,毛主席为筹备创刊中的《人民邮电》报题写了报头,自那一刻起,“人民邮电为人民”便成为了邮电行业的服务宗旨。通信能力逐步从瓶颈走向赋能,助力改革开放各项事业发展、改善人民生活水平。

王晓初表示,电信网络是我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的关键基础设施,是推动供给体系质量变革的“助推器”、促进经济运行效率变革的“倍增器”、驱动经济增长动力变革的“转化器”。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国有企业和网信事业发展,引领国企发展新征程,纵深推进国企改革进入了深水区。

“建设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恰恰是我们厚植制度优势的有效途径,是把国有企业党组织政治优势与现代企业制度的体制机制优势相结合的优势组合。”王晓初表示,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国企改革的突破口,具有带动效应。

通过引入民企灵活的市场应对机制和管理体制创新,激发国企的活力和竞争力,放大国有资本功能,能够提高国有资本配置和运行效率,实现各种所有制资本取长补短、相互促进、共同发展。同时,王晓初强调,国有资本和民营资本不是你进我退、此消彼长的零和游戏,而是按照“两个毫不动摇”的重要要求,探索实现“国民共进”的有效途径。

自2016年下半年至今,国家发改委已公布三批混改试点单位,数量达到50家,涵盖电力、石油、天然气、铁路、民航、电信、军工等七大领域。作为其中唯一的集团混改项目,联通集团从混改方案的制定到实施,成为了诸多混改试点单位中的明星,不少业内人士甚至喊出了“国企混改看联通”的口号。

诚如王晓初所言,“建设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既是理论的,也是实践的。中国联通拉开了混改大幕,就是贯彻落实中央改革部署的实践历程。”王晓初表示,“中国联通一直努力推进公司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成功打响了央企整体混改“第一枪”。

王晓初指出,中国联通探索建立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之路就仿佛是一次“试驾”,坚持党的领导就是我们的“方向盘”,混改16字方针就是我们的“导航仪”,将党的领导融入公司治理的方式就是我们的“新引擎”。

显然,联通混改的成果是正面而积极的,并且效果显而易见,盈利持续“V”型反弹。数据显示,2018年联通全年实现服务收入人民币2637亿元,同比增长5.9%,领先于行业平均3.0%的增幅;EBITDA达到849亿元,同比增长4.3%;税前利润达到131亿元,公司权益持有者应占盈利达到人民币102亿元,同比增长458%,盈利持续“V”型反弹。

中国联通坚持“两个一以贯之”,建立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坚持“两个毫不动摇”,推动各类所有制资本共同发展;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加快高质量发展步伐;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激发微观主体市场活力;坚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提高效益效率。

引“制”+引“智”,混改要寻求最大公约数

混改不仅是融资,更重要的是引“制”+引“智”。——王晓初

在演讲中,王晓初提到,国有资本与非国有资本的特性、诉求不同,不能停留在“混”的表象,要寻求最大公约数,形成完整的产业链条,把国有资本和民营资本统一聚合到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上来,充分整合、叠加国有和民营企业的各自优势,混出最大化学反应,改出最大生机活力。

业内评价,中国联通的混改的架构设计很有胆识和魄力。中国联通号称是集团整体层面的混改,但是联通设计的引进投资人平台主体却不是联通的母公司联通集团公司,而是联通的上市公司中国联通,通过定向增发的模式吸引非国有资本参与。

混改后,联通集团持股比例由62.7%下降至36.7%,10家战略投资者合计持股比例约35.2%,员工持股2.7%,公众股东持股25.4%,形成了多元化的股权结构,这完全符合“一股领先+高度分散+激励股份”的最优混改股权模式。

改革的四大目标是,做强市场规模和收入份额、做优效益、做好服务、做好机制。其中在做好机制上,王晓初重点提到了人才机制的改革目标,那就是增强员工的获得感,员工的薪酬达到行业领先标准,提升资本的价值,满足合作方的维护回报的需求,实现联通以及合作方以及员工的三方共赢。

资料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中国联通在全国范围内,有14.4万员工进入2.4万个划小承包单元,选拔产生1.7万名 “小CEO”,实行增量收益分享,打破平均主义“大锅饭”,一线员工薪酬同比增幅超过20%,高于各级机关和后台部门。

在演讲中,王晓初提到,“推进划小承包改革是解决大企业病、从大公司回归到创业公司的良药,是激发基层员工积极性的良方。”

联通公布的2018年全年开支数据也印证了这一趋势,通过加大雇员薪酬及福利开支不仅提升了员工幸福感,更加激发了一线员工的工作热情。2018年联通的雇员薪酬及福利开支为481.4亿元,同比增长13.4%,所占营业收入的比重由上年的15.45%变化至16.55%。

王晓初强调,中国联通把“混”的目标定位于推动实现信息通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上,把“混”的载体从企业微观主体延伸到聚合民族自主产业链、构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产业新生态上,在全球电信发展史上首创了“基础通信+互联网”的资本运营合作模式。

在落地方面,中国联通的2I2C差异化成功之路一直让人津津乐道。除深挖大流量用户需求之外,中国联通一直加大与互联网企业的融合。与腾讯、阿里、京东、百度等开展线上触点合作,中国联通首创电信企业与互联网企业低成本获取用户的融合营销新模式。

此外,中国联通与多家民营企业根据市场及战略投资者优势,在许多领域开展业务深度合作,探索完善”创新+资本”的模式,加快构建开放、共享、共融、共赢的生态系统。

作者:林想   来源:C114通信网

相关

本评论 更新于:2019-6-27 0:17: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