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3-5 11:03

砍单3成,无新订单?!疫情下愁云惨淡的半导体设备市场

“手机配件领域的客户有砍单的情况,砍了约30%。”

“一个做二手设备的,最近大陆业务跌了三成。”

“2月份没有新增订单。”

疫情对半导体产业链影响的传递性正在显现,正如上述来自半导体设备行业的一些受访者对集微网所说。继封测领域之后,半导体设备可能是另一个被疫情冲击的产业链。

回顾刚过去的2019年,是半导体设备产业较暗淡的一年,尤其是上半年全球产业低迷,受整个半导体市场遇冷影响,2019年全球半导体设备市场出现下滑,销售额将比上一年减少10.5%,降至576亿美元。与此相对应的,是中国众多的制造、封测产线投建,设备市场需求高居不下,其中更以半导体测试设备需求尤胜。

公开数据表明,我国半导体测试的市场份额主要被泰瑞达、爱德万和科休三大外企占据。赛迪顾问数据显示,2018年,这三家外企测试设备收入分别为16.8亿元、12.7亿元和3.3亿元,市场份额分别为46.7%、35.3%和9.2%。以占据几乎半数中国市场的泰瑞达为例,其财报显示,在2019年第一季度订单连续第五个季度超过销售量,积压订单持续增长,可以想象在去年原本淡季的第一季度时这个市场有多火爆。

但是去年有多火爆,今年就有多惨淡。

一家位于深圳的小型国产设备公司负责人高山对集微网记者表示,去年的订单,已经做好了等待3月份交付给客户。原本是2月份交货的,因为疫情影响出货推迟了,部分订单就直接被砍了,主要是来自手机配件领域的客户,砍了约30%。

几位半导体行业的资深观察人士指出,Q1原本就是淡季,再加上疫情的影响,现在不可能会有新订单。“短期的人力和相关资源配置、管理都成问题,很多计划扩产的项目停顿,因此设备订单延迟的情况是有的。不过一些设备大厂不大受影响,一季度预期可能会有推迟,年度展望还有可能会实现总体赶超。”在伍博士看来,今年设备市场还有机会延续去年的荣景。代博士则指出,预计整个Q1设备市场表现会很不好,难以预计Q1之后是否会反弹。

“如果不是疫情影响,整个半导体产业现在应该是挺红火的,本来我们2月份的订单挺满的,现在可能有将近半数移到3月份去了。”ATE设备供应商Chroma中国区总经理范宏春对集微网记者表示,“目前大部分订单是春节前下的,都是扩产项目,准备过了年就要进场装设备的。现在还没有客户表示要取消订单,但是也说不好,因为下游的影响还没有显现出来。”

范宏春解释,以往对设备厂商来说,每年的订单最晚12月初就结束了,过年前后基本就是休息,准备新的一轮。去年Q1半导体设备市场的火爆需求,一大原因是华为供应链部分转移到国内。“去年2月份业绩是很差的,过完年我们原本以为会是很难的一年,直到semicon China展会后,才开始有客户跟我们说要备货,后来就突然热起来了,接下来就是大好,库存全部出清都不够。”他回忆说,“因为华为供应链部分转移到国内,起了很大作用,我们很多客户也是为华为供货的。而且因为华为的供应链在抢产能,挤压了其它的需求,致使整个产业链的产能都紧缺。

所以,本来产业链对今年Q1都寄予了厚望,而疫情会不会最终影响到终端的客户,有多大的影响?这些都不确定。“这次疫情,广东是重灾区,不幸的是很多客户,他们的终端客户电子厂都在那里,市场也在那里。他们什么时候能完全复工? 他们的工人何时可以返回? 这些都是不定因素。华东这里2月份订单大概有一半延迟到了3月份,华南的更多。”范宏春表示,至于新订单,他表示一般都要3月份以后才会开始。

另外二手设备市场也值得关注。代博士在采访中提到,在国内的封测厂中,二手设备占有一定分量的比重。因为新设备太贵,封测企业毛利普遍都不高,只能买二手的。“因为最近没人扩产了,一个做二手设备的,大陆业务跌了三成。”他表示。

做二手设备的杨先生向集微网记者证实:“对我们来说,二手设备这块2月份业绩应该是0。”他的主要客户包括长电等封测厂,“本来就是淡季,疫情来了就更差了。”

设备厂商:愁云惨淡,但心怀希望

泰瑞达方面对集微网记者表示,目前销售和售后团队基本已复工。“公司积极配合防疫阻击战,在第一时间成立紧急应对小组,在关注与守护员工的健康安全同时,也尽最大程度保证客户服务的品质。”该公司负责人表示,“公司遵守当地政府的指导,为了减少流动、降低交叉感染的可能,现阶段已减少员工出差,并且鼓励在家远程办公。对于必须要进办公室办公的员工以及客户拜访,分别制定了详细的操作流程手册。”

近日刚刚登陆科创板的华峰测控,目前是国内半导体测试机最大供应商,并进入了国际封测市场供应商体系。以6.1%的市占率在国内测试机领域排列第四位,是市占率最高的国产品牌。该公司总经理蔡琳20日对集微网记者表示,公司2月3日就根据各地的政策情况采取了灵活办公、在家办公的模式复工。“研发和服务的影响相对小一点,但是由于疫情影响,不能到客户端现场,只能是远程沟通和服务。”她解释,“影响比较大的是生产这一块,由于物流和人流的限制,无法全面复工,目前只做到了部分复工。虽然仍有订单进来,但是没法出差走访客户,部分客户也没有复工,工作有些延迟,继而对订单产生了一些影响。”

范宏春的公司也遇到了同样的困难。首先是物流方面,很多地方仍在实行封路,设备进不去。“我们的设备是从台湾运过来的,现在公司所在的园区不能进,所以进口后直接发到客户,不像之前可以先等一段时间再运过去。这样一来,我们必须保证客户能够收货我们才能从台湾发货,这样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发货时间。好在客户都理解。”

其次是封测厂的复工问题。“有些客户急着让我们发货,但是临到快出货了,才说还没有复工,还有一些客户复工了几天又被政府叫停了。这也影响了设备出货。”

最后是设备装机问题。“公司所在的上海和苏州都不让人出市区,去了回来要隔离14天,等于不能出了,我们的工程师就没有办法去客户现场装机。有些老客户急用的,都自己在装机。熟悉我们机器的,本来就在自己维护,技术上没有大的问题,但是流程上就有问题了,毕竟我们的工程师不在,出了问题会说不清楚。客户自己要承担一定的风险,但是装机也不是每个客户都能做的。”

此前,北方华创高管向集微网记者表示,公司已从2月10日起全面复工。在度过了一个漫长的春节假期后,许多设备厂商都打乱了原本的生产计划,订单交付的问题困扰着多数设备厂商。公司目前正在根据客户订单的紧急程度,来逐步恢复生产。该公司还表示,由于半导体设备公司的供货周期都是比较长的,所以现在安排生产的订单基本上都是之前接的订单。因此目前疫情对公司一季度的新签订单有影响,对全年营收的影响程度要看疫情持续的情况。

尽管眼下设备市场一片愁云惨淡,但是大多数人都对疫情结束之后的反弹满怀希望。

受终端厂商砍单影响波及的高山,乐观地期待Q1之后有可能会好转。

做二手设备的杨先生虽然苦恼这个业务一直不温不火,但是他认为“疫情结束之后,会好起来,可能比去年还要好”。

“有一部分封测订单已经移到台湾或者东南亚去了。特别是一些台湾的设计公司,市场是在大陆的,封测本来开始往大陆转,现在遇到疫情,又回台湾找产能,欧美公司也有这种情况。”范宏春指出,“如果这种转单是临时性的话,在疫情结束后,应该会有一个产能需求的脉冲,我预计对设备商今年不会很差。”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除范宏春、蔡琳外皆为化名。)

作者:乐川   来源:集微网

相关

半导体手机测试爱德万财报
本评论 更新于:2020-5-26 10:5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