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9-7 08:30

印度想收集十亿国民指纹虹膜,好初衷却惹大争议

《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发布文章称,印度全球最大的生物识别数据库Aadhaar引发了隐私战。作为该国的生物识别身份项目,Aadhaar的初衷是帮助政府解决诸多的社会问题,简化政府服务提供流程,但它的实际效果并不理想,并没有帮助到政府本想帮助的众多群体,而且也爆发了多起信息泄露事件,让本已弱势的人受到更大的伤害。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2009年,印度政府启动一个后来成为全球第一大生物识别数据库的新身份项目,当时该举在国外并没有引起什么关注。该项目名为Aadhaar,收集超过10亿人口的姓名、地址、手机号以及可能更为重要的指纹、相片和虹膜扫描。在这一过程中,Aadhaar渗透到了印度人们日常生活的几乎每一个方面,从到学校上学到去医院看病,再到去银行获得金融服务。它可谓打开了规模前所未见的数据收集的路径。

印度全球最大生物识别数据库引发隐私战

印度政府认为Aadhaar是解决诸多社会问题的重要解决方案,但在评论家眼里,它则是向国家实施监控迈出的一步。如今,Aadhaar实验面临着来自印度最高法院的严重威胁——一个可能关乎其存亡的威胁。

8月末,印度最高法院作出了一项一致性判定,首次在印度宪法中认定隐私的基本权利。该判定备受Aadhaar反对者的拥护,他们认为该项目与该新授予的权利背道而驰。不久以后,最高法院将会聚焦该问题,如果他们发现Aadhaar违反隐私权,那么立法委员将需要重新考虑整个项目。但如果最高法院裁定该项目符合宪法,那本已经受困于眼界和野心的Aadhaar将会继续发展下去。

项目的初衷

印度政府最初推行Aadhaar的时候,是看到了利用该国生机勃勃的科技行业来减少贪污腐败和简单化政府服务的提供流程的机会。在Aadhaar到来之前,政府称它备受福利项目管理问题,由于印度居民使用假名或者多次使用自己的名字注册系统,来获得更多的福利,政府每年损失数百万美元。而有了Aadhaar,居民获取福利就变得更触摸指纹扫描器那么简单便捷。如果指纹与存档的指纹匹配,那系统就会批准并发放福利。当该系统运行良好的时候,整个流程就像解锁iPhone那么顺畅,能够确保政府的福利只会落到符合资格的人的手中。

Aadhaar项目向所有的印度居民开放,一开始是自愿参与,仅提供少数的一些政府补助,其中包括食物补助和用于做饭做菜的液化石油气补助。它瞄准的是那些最需要这些资源的人群,尤其是那些因为没有官方身份证而无法开银行账户或者参与原来的福利项目的农村居民.

在印度,不注册Aadhaar几乎无法生活。

但渐渐地,该项目的使命出现偏离了。在外包公司Infosys联合创始人南丹·尼勒卡尼(Nandan Nilekani)的领导下,Aadhaar被用来将由数据驱动的改进应用于各类公共和私营行业服务。Aadhaar不久以后便与数目众多的活动关联起来,以至于现在不注册Aadhaar的话,在印度几乎无法生活下去。参与该项目已经成了或者说即将成为必选项,因为纳税、开银行账户、在北方邦获取学校午餐、在线购买火车票、访问部分公共WiFi网络、参与卡纳塔克邦的全民医疗保险服务、获取各种福利等日常活动都需要用到Aadhaar。印度议会成员杰伦·兰密施(Jairam Ramesh)讽刺该项目是“强制性自愿参加”。

负责管理Aadhaar的政府机构拒绝发表评论,但《印度快报》(Indian Express)CEO阿杰伊·布尚·潘迪(Ajay Bhushan Pandey)在该报发表评论文章称,该项目光在过去两年便为政府节省了大约80亿美元(据世界银行估计,该数字一年接近于10亿美元。)潘迪表示,该项目已经成功提升政府直接触达和服务人们的能力。

没帮到众多想帮助的人

然而,对于Aadhaar旨在帮助的众多群体而言——尤其是穷人和服务匮乏地区的人——科技还没有达到他们的期望,还没有帮助到他们。在一个大城市以外互联网普及率较低的国家,边远城镇没有良好的网络条件,因此人们无法上网到中央数据库验证他们的指纹信息。Aadhaar项目的部分参与者称,他们的卫星网络服务只有在多云的时候才能用;有的人则称天气晴朗时该网络才好用。

根据印度理工学院经济学教授里蒂卡·凯拉(Reetika Khera)对政府数据的分析,由于Aadhaar的推行,数百万人没能拿到政府福利。在一些情况中,那是因为那些年纪老迈或者残疾的人行走不便,无法前往服务站点去验证他们的身份。其他那些干体力劳动的人的情况则是,他们的指纹由于多年来的强体力劳动而饱经沧桑,无法准确扫描,因此通过不了系统的验证,拿不到食物补助。

基层组织Mazdoor Kisan Shakti Sangathan的其中一位创始人尼基尔·戴伊(Nikhil Dey)也研究了政府的数据。他发现,在拉贾斯坦邦,由于Aadhaar,约有100万人被不公平地从政府的食物补助名单中撤除,超过300万人无法领取指定的粮食配额。戴伊表示,在一个地区,约2900人中有1350人被不当地标记为“死亡”或者“身份重复”,因此无法领取养老金。

隐私担忧

尽管存在这些实施上的挑战,但Aadhaar项目对于隐私拥护者来说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它无处不在,安全保护却十分松散。据技术工程师Anand Venkatanarayanan称,当生物识别信息通过Aadhaar被用来访问某项服务的时候,比如购买新手机,服务提供商会获得购买者的人口数据(姓名、地址和手机号),政府则会获得元数据——即交易的日期和时间,所使用的身份验证形式,与哪家公司进行交易。这些信息能够用来描绘出模糊但私密且长期性的用户画像,因此引发了政府监视和私营企业滥用隐私信息的担忧。

人们存在一种核心的恐惧:该项目可能会让一个人的身份变成囚犯。

目前已经出现了大量个人隐私信息遭滥用的证据。过去几个月备受关注的案例常常见诸报端:210家政府机构公开福利受益人的全名、地址和Aadhaar号码;1.1亿用户的Aadhaar信息从电信公司Reliance Jio外泄(该公司声称那些外泄数据是不真实的);超过1亿人的银行账户和Aadhaar细节信息通过特定的公开政府门户被泄露;政府的电子医院数据库被入侵,Aadhaar机密信息遭访问。

这些数据泄露事件对于本已弱势的群体可能伤害最大。在最高法院质疑Aadhaar的团队的律师阿帕尔·古普塔(Apar Gupta)尤其担忧达利人(Dalits,之前种姓等级制度中的“贱民”)和做人工清道夫(在没有安全保护的情况下进入下水道进行手动清洁)的农民工。这是一项高死亡率的危险职业,而且会带来极大的社会污名。古普塔担心,Aadhaar会让这些人永远蒙受耻辱,因为它可让未来的雇主、学校、银行和新认识的人查看他们的数据库信息,根据他们的社会经济地位来评判他们。印度的社会流动可能会变得更加困难。隐瞒怀孕、变性手术史、八年级考试没及格等个人隐私也会变得更加困难。在对于Aadhaar的诸多反对声音中,人们存在一种核心的恐惧:该项目可能会让一个人的身份变成囚犯。

8月24日印度最高法院的判令似乎解决了这些担忧,申明隐私对于个人在社会正常生活必不可少。“隐私确保人类能够保护自己的内心不受外界的有害侵扰,过上有尊严的生活。”法官达哈南伽亚·昌德拉切德(Dhananjaya Y. Chandrachud)写道。在作出判决的时候,最高法院驳回了1950年代和1960年代的两项否决隐私权的判决,并判定隐私是互联网时代必须被充分理解的一项“根本”权利。法官还引用了来自美国、加拿大、南非和欧盟的有关隐私的国际法,来强调该观点。

对此,自由软件法律中心法务总监米什·乔杜里(Mishi Choudhary)不感到意外。他指出,“我们正处在一个科技以几乎一模一样的方式席卷整个地球的阶段。很多国家都在相互参考,以获得如何调整它们的法律体系适应现代世界的指引。”

在过去的几年里,俄罗斯、突尼斯、摩洛哥和阿尔及利亚均对Aadhaar项目感兴趣。据报道,来自坦桑尼亚、阿富汗和孟加拉国的代表最近访问印度,想要更多地了解该如何给自己的国家实施Aadhaar系统。印度最高法院正准备再一次就Aadhaar举行听证会,全世界都将密切关注。

作者:乐邦   来源:网易科技
本评论 更新于:2017-11-25 17:1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