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6-20 11:28

华为要专利了,美国有人憋大招想立法赖账,呵呵

阻挠中国企业发展,美国一些人的确不乏惊人之举。

据路透社18日报道,美国参议员卢比奥17日提出法案,要求修改美国国防授权法,禁止中国华为公司通过美国法院向美国企业索要专利费、寻求损害赔偿。

连美国网民都惊呼,如此损害美国专利体系声誉的这个人竟然还是个参议员。

人民日报海外版-海外网微博今天发微,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行不通。

美国议员憋大招

据报道,美国参议员卢比奥拟推动立法,禁止华为向美国企业收取专利费用。人民日报海外版发微称,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行不通。

据FairviewResearch旗下的IFI Claims专利服务公司分析,华为自2017年至2019年1月在美国申请专利数量3195件

据路透社报道,今年3月19日,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通过该组织申请的国际专利数量,达到创纪录的25.3万件,较2017年增长3.9%。有50.5%的申请来自亚洲,其中华为的专利申请量高达5405件,位居全球第一。”

数据统计显示,5G专利中国占34%,华为以1554族专利排名第一。华为目前已经拥有8万多项专利。

华为表示,此前一直没空收专利费。

今年2月,华为公司抽空致信美国公司威瑞森(Verizon),告诉后者应该付费来解决专利授权问题。威瑞森是美国第一大地方电话公司和第二大电信服务商,它不是华为的客户。

据路透社6月13日报道,华为公司要求威瑞森支付10亿美元(1美元约合6.9元人民币)的专利许可费,涵盖230多项华为专利。

美国明尼苏达大学专利法教授汤姆·科特表示,华为管理层可能认为威瑞森侵犯其在美国的专利权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出于商业原因一直等到现在才来索赔。

法律专家称,华为可能最终会到美国法院起诉威瑞森侵犯专利权。

就怎么行?美国有人想。13日当天,美国共和党中反华政客卢比奥在推特上转载相关新闻并评论称,华为已经成为一个“专利流氓”,指责华为“通过毫无根据的、代价高昂的专利索赔,对美国发动报复性的攻击”。

17日,卢比奥又提出法案,要求修改美国国防授权法,禁止中国华为公司通过美国法院向美国企业索要专利费、寻求损害赔偿。

http://upload.fjii.com/2019/0620/1560989585890.jpeg

  路透社报道截图

即便华为的专利被美国企业盗用,也禁止法院受理此案件

换言之,这位议员打算让美国彻底撕破脸皮,不是偷,而是开始明抢。

在推特上,卢比奥的提议惹来众声哗然,有美国网友表示:

这简直就是在损害美国辛辛苦苦建立的专利系统。”

美国是专利的最大受益者

智商的确是个好东西,他怎么就忘了,美国公司如高通等是如何通过专利受益的。

在2G、3G和4G时代,高通掌握着大量行业标准的必要专利,从而收获滚滚财源。

据报道,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曾说过:高通的专利费高达5%,这相当于让所有手机生厂商都为它打工!

http://upload.fjii.com/2019/0620/1560989585495.jpeg

  图片来自高通官网

这面位于圣地亚哥的高通总部的专利墙,有超过13万项专利。当然不全是自己的,有些是从别人手中“拿”来的。

http://upload.fjii.com/2019/0620/1560989585109.jpg

  今年4月25日,苹果与高通和解,代价就是先向高通支付45亿美元专利费。

打了两年多的官司,苹果到头来还是不得不低头。为什么?

因为高通握有CDMA标准的商用专利。

http://upload.fjii.com/2019/0620/1560989585140.jpeg

其实,CDMA的技术源于“跳频技术”,是由40年代的好莱坞女影星海蒂·拉玛(Hedy Lamarr)和作曲家乔治·安太尔(George Antheil)发现的,当时他们受到音符组织方式的启发,推测可用多个频率发送一个无线电传输信号。这种称作“跳频”的方式,可以避免无线电信息受到阻塞。

http://upload.fjii.com/2019/0620/1560989585927.jpeg

  他们为这项技术申请了专利。

http://upload.fjii.com/2019/0620/1560989585183.jpeg

  这是海蒂拉玛的专利申请书。编号2292387,名称为“机密通讯系统”。

不过,海蒂·拉玛和乔治·安太尔的“跳频技术”专利当时并没引人注意,就一直被束之高阁。直到40年后,其潜力——可以将网络容量提高四十倍,大大降低网络成本——被高通的创始人雅各布斯一眼相中。

http://upload.fjii.com/2019/0620/1560989585516.jpg

基于“跳频技术”,1985年,数学家安德鲁·维特比(AndrewViterbi)和艾文·雅各布斯(Irwin MarkJacobs)开发出了CDMA(码分多址)商业化技术。从原单位退休已50岁的雅各布斯然后开了一家公司叫高通(Qualcomm)。

作为挑战者,高通频频游说CDMA解决方案的高效和前景,成功拿下美国和韩国市场。不过,CDMA依然不被看好。

上世纪90年代,欧洲主推的GSM标准,拥趸以诺基亚、爱立信等欧洲企业为主,美国高通主推CDMA标准,支持者有美国高通和朗讯,双方互不相让。

就在GSM大受追捧之际,高通趁着大伙儿不注意,暗中布局,为CDMA解决方案申请了专利。

http://upload.fjii.com/2019/0618/1560839399293.png

  3G时代来临, CDMA的机会终于来了。

2007年,乔布斯携iPhone横空出世。也是这一年,高通骁龙芯片诞生。iPhone搭载骁龙芯片销往世界各地。

http://upload.fjii.com/2019/0620/1560989585949.jpg

移动通讯时代终于到来。人们这时才发现高通的狡猾之处,他不仅将自己开发的方案申请了专利,而且将“所有能想到的“CDMA应用方案全部申请了专利。

如此一来,凡是想运用CDMA这款技术的后来人,都要向高通缴纳专利费。

高通决定,凡装上骁龙芯片的手机,全部收取5%专利费。记住,是每部手机销售价格的5%哟

举例来说,如果一款使用高通芯片的手机销售100美元,需要付给高通5美元,当这款手机增加了镜头或内存等部件,从而将售价提升至150美元时,即使新增部件与芯片毫无关系,但付给高通的费用却要增至7.5美元。后来苹果通过谈判调整到3%至5%。

对于高通公司的专利授权模式,智能手机行业以及各国(地区)政府均表示出质疑。过去数年,高通一共在四个国家和地区遭到了政府反垄断调查和巨额罚款,累计罚款高达40亿美元。

在中国市场,监管部门也对高通开出了大约十亿美元的罚款,监管部门要求高通重新调整智能手机专利费水平。之后,高通和许多中国智能手机厂商签署了新的专利授权协议。

华为专利体系崛起之战

今年5月,在苹果与高通和解后,高通跟华为专利谈判的消息也开始传出。

官方结果还没出炉,华为每年支付高通可能超5亿美元的消息不胫而走,顺利登上热搜榜。

看来,不管华为的专利有多少,高通的专利还是绕不过去的坎,所以就算双方专利交叉授权之后,华为还是要给高通付专利费的。

近日有网友通过计算,得出去年华为通过专利交叉授权省了多少专利费。

2018年华为手机销量为2.06亿台,排名全球第三,而消费者业务一共营收为3489亿,含手机、PC等,考虑到手机是大头,起码超过3000亿。且按3000亿计算。

高通在国内的专利费,多模手机至少要按售价的3.25%来收,假如华为没有自己的专利,那么至少要向高通交费97.5亿左右。

按照网上的说法,去年每季度向高通支付的专利授权费是1亿美元,而今年前三个季度的临时协议下是1.5亿美元,每个季度比去年多了0.5亿美元。

那么,去年全年下来大约是4亿美元,约合27亿,相当于华为拥有的专利,去年至少在高通那折现了70亿元甚至更多。

随着5G到来,华为除了在高通这边节省了专利费用之外,还可以向其他厂商收取专利费了。这不,他们已经就向美国的威瑞森公司提出了10亿美元的专利授权费用。

美国的某些人当然就坐不住了。于是美国国家级“U型锁”现身,拟推动立法不承认华为专利?!

事实上,华为当年正是有了被美国公司起诉的经历,才开始布局专利体系。

2002年,正是信心大增的华为准备大举进军美国市场之时,总裁任正非提出:“雄赳赳、气昂昂,跨过太平洋”。

2002年6月,在美国亚特兰大举行的电信设备展上,华为全系列数据通信产品在美国市场首次正式亮相。

华为展示的数据产品,其性能与美国的竞争对手思科产品相当,但价格却低20%到50%。

据称,在亚特兰大展览上,思科CEO钱伯斯悄悄地光顾了华为展台。此后,思科迅速在公司内成立了名为“打击华为”工作小组,其内部网上设立专门主页,供其全球员工讨论如何打击华为,并开始为诉讼做准备。

2002年12月思科副总裁造访华为,提出华为抄袭思科技术的指控;2003年1月22日,华为接到通知,思科在德州东部Marshall小镇的联邦法院起诉华为。

一切都表明思科有备而来。临近中国春节,那一年,华为过得尤其艰难。

内外交困,华为度过了最艰难的2002-2003年,2002年华为出现历史上第一次负增长。经历了亲信出走、亲人去世的任正非癌症复发,手术,严重失眠,抑郁症,半年时间里都是噩梦,醒了就大哭。

而思科的指控仅仅是拉开了美国对华为层层设防序幕。

2007年华为拟收购美国3Com公司,受阻;2010年收购摩托罗拉无线网络业务,受阻(这才最终落于诺西之手);同年获得了美国第三大电信运营商Sprint Nextel价值50亿美元的下一代移动通信网络的投标资格,可就在投标的关键时刻,美国商务部长突然致电Sprint Nextel首席执行官“表示关切”,华为目送订单落入三星口袋;2011年收购美国3Leaf Systems,还是受到美国政府阻挠。美国始终对于华为严防死守、密切关注。

的官司从开春打到秋天,2003年10月1日国庆日,华为也迎来了好消息。

“战争”的胜利,就在于双方的产品源代码是否雷同。

源代码对比得出的结论是:华为产品很健康。

经此一役,华为开始真正走向镁光灯下。从此以后,专利——真正被华为重视起来。

曾在华为工作12年之久的杨学志,在《通信之道》中写道:“(CSDN注:从那以后)凡是有利于建立公司技术创新形象的技术,都要申请专利,如果有可能,还要发表文章。

如果是特别好的技术不申请专利,在智力投入这么密集的情况下,万一被其他人独立想到并且申请了专利,这个损失就大了。”

根据德国专利数据公司的调查数据显示:当前在全球5G网络技术中,亚洲拥有的专利数量高达54%,而中国占据了其中的34%,华为则占据了其中的15%,其余被中兴、中国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瓜分,而在全球专利数量排名中,华为高居榜首,爱立信位居第二,韩国三星、LG分列第三、第四名,中兴排名第五,中国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排名第九。反观日本只占据全球5%的额度,美国则占据14%的份额。

5月26日,2019年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在贵阳举行,在“5G智联万物,数字慧通未来”高端对话上,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副总裁鲁勇发表演讲称,去年华为公司整个收入达到了7200多亿人民币,但是研发投入去年超过了1000亿人民币,在去年全世界所有的公司中华为公司的研发投入是排在第五名,英特尔和苹果的研发投资都已经被华为超越了。

鲁勇表示,华为在标准的专利方面应该是提供了16000多个5G标准体验,换成A4纸将近10米高。华为5G专利全球排名第一名,占比达到20%。美国的所有企业的5G核心专利的占比不到15%。

6月17日下午,华为创始人、总裁任正非,与被誉为数字时代三大思想家中的两位——《福布斯》著名撰稿人乔治·吉尔德(George Gilder)和美国《连线》杂志专栏作家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Nicholas Negroponte)在华为深圳总部进行了一场“咖啡对话”。

对谈由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旗下节目《世界观察》的主持人田薇主持,参与对谈的还有华为的高级副总裁陈黎芳。

http://upload.fjii.com/2019/0620/1560989585769.jpg

谈及知识产权问题,有媒体问任正非现在很多美国媒体说华为在创业初期盗窃了西方公司的大量商业机密和知识产权,对此,任正非表示:“华为从一开始就很规范,尽管我们是一个小公司的时候,也有道德操守的,如果没有道德操守也走不到今天。我们和美国虽然发生了几起知识产权的官司,我们相信美国法庭的判决是基本公正的。所以,说我们盗取知识产权是没有依据的。”

目前,华为已经拥有8万多项专利,在被问及是否会把这些专利武器化,任正非表示,不会的。但是,知识产权是通过劳动创造出来的,因此我们和其他公司相互之间的交叉许可和相互付钱是必须的,但是不能把它作为“武器化”来抑制人类社会的发展。

他说,我们没有向很多公司收专利费,是因为我们现在太忙了,发展太快了,现在稍微收一点,但也没有高通收的多。

作者:唐刚   来源:通信信息报

相关

本评论 更新于:2019-11-19 10:39:09